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32 莱布尼茨(Leibniz)的宇宙论及充足理由律

December 29, 2014
Q

克雷格博士:

《合理的信心Reasonable Faith》的新版本让人耳目一新。我以前读过它的旧版本, 认为新版本增添的内容颇有见识。我特别喜欢迈耶(Meier)及艾尔曼(Ehrman)有关历史性耶稣的新作品和迪尼特(Dennett )的宇宙论证这类的新内容。其它一些部分也有增节。这是认真的基督教护教学学生必读的书。

我有一个问题涉及莱布尼茨宇宙论中的充足理由律。我师承撒沃教授(Sowaal)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研究过莱布尼茨。他的单子论相当了不起。在他数本著作中他多次根据为什么现存的事物是此而非彼来辩论神的存在。莱布尼茨就此提出了他著名的充足理由律【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s (PSR)】。莱布尼茨首先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是有而非无?”

你跟着戴维斯(Davis)也以下述的方式重新组合莱布尼茨的宇宙论:

1)凡存在的事物必有它存在的解释,不然是出于自身本性的必然性,不然是出于外在的原因(充足理由律的一个版本)。
2)如果宇宙的存在有它的解释,这解释就是神。
3)宇宙存在。
4)因此,宇宙的存在有一个解释(由1,3可知)。
5)因此,宇宙存在的解释就是神(由2,4可知)

这些前提合理的带出了这个结论,因此唯一的问题就出在这三个前提是否比其相应的反对理论更合理。前提3)毫无争议,因此,真正的争议在于前提1)和前提2)。万·伊万根(Van Inwagen)辩论充足理由律不成立。如果万·伊万根的论点能通过的话,那么前提1)就是错的,这理论就站不住。

万·伊万根承认,充足理由律乍看上去似乎合理,但是仔细审视,它并站不住脚。万·伊万根用什么理由来支持这种结论呢?他认为充足理由律总把我们带到一个荒谬的结论——即每一个提案都是必然的真理,这是不能接纳的结果。因此,充足理由律就以归谬法的方式被反驳了。他的策略是根据附属提案的假设来推断充足理由律的错误。论点如下:

首先,假设有一个提案和许多可能的世界。

1)有一些附属的提案。
2)有些提案在某些可能世界中成立,在某些可能世界中不成立。
3)我们有很多可能的世界。
4)假设我们有四个可能世界,其中的一个是实际。
5)随便指定第二个可能世界为实际世界。
6)如果充足理由律是正确的,我们就有充足的理由来支持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也就是说,这个事实是有根据的。
7)让S代表能解释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真实世界的充分理由(真实的提案 “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
8)S除了在第二个可能的世界之外,在其它的可能世界里都不成立,。
9)S 必然在第二个可能世界里成立,而在其它可能的世界里都不成立。什么提案有这种性能?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的提案。
10)但是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并不能作为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的解释。“因为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并不能回答“为什么第二个可能世界就是实际世界?”的问题。
11)因此,“第二个可能世界为什么就是实际世界?”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万·伊万根这么解释:“对这论点的另一种说法就是说整套真理都没有解释,因为实际世界就是那整套真理都成立的可能世界。 使一个特殊的可能世界成为实际世界的因素就是它‘包含’了那整套符合而没有任何不符合的真理。这种结论并非没有道理。一个人不能藉着附属提案的真理来成立必要真理。 因此任何附属真理的解释必须符合其他附属的真理,这样就会导致整套附属真理都无法解释因为没有附属真理是在这套真理之外。因此,充足理由律就不正确了。”最后,万·伊万根重申,由此证明“如果充足理由律成立,那么就不会有;如果充足理由律成立,所有的真理都必然成立的附属提案了。”

我主要的问题是,你认为万·伊万根的论点可以应用在你所阐述莱布尼茨宇宙论充足理由律的版本上吗?如果可以的话,你打算如何回应?如果不能,为何不能?你能更详细的解释你对充足理由律的理解和为何你认为它是否迴避了万·伊万根对充足理由律的反驳?我认为充足理由律的某些阐述在直觉上是合理的。至少超过它的反证。差错出在哪儿?。

致意

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克雷格博士的回应:

我很高兴你来信提问,和你最后怎么把问题框架出来,因为这样就能帮助我把我所辩护的版本和莱布尼茨本人辩护的版本分辨出来。对你问题简短的回答就是:万·伊万根所提出的异议并不能应用在我辩护前提(1)中所表述的充足理由律。不错,前提(1)的设立已刻意在避免莱布尼茨本人坚硬设立这理论所引起的传统异议。

在《单子论》中,莱布尼茨制定了以下的充足理由律:“没有任何事实可被立为真实的或存在、也没有任何陈述得以自然成立,除非有充足的理由支持为何是此而非彼。”在这个原则上,莱布尼茨坚持任何东西的存在都必须有它为何存在的充足理由。他继续辩论这个充足理由不能存在宇宙中任何单独的个体上,也不能存在这些个体的集合,就是宇宙,也不能存在宇宙的前期,即使前期能无限的倒退。因此,必定有一位极为平常的个体必然以形而上学的形式存在着。也就是说,它的不存在是不可能的,它就是它本身存在的充足理由,也是每个附属事物存在的充足理由。

毫无疑问,莱布尼茨宇宙论中最有争议的前提就是充足理由律。这理论陈述在《原子论》中对很多人来说,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有错误,确实我也认为它无可否认是错的。莱布尼茨理论要求所有的事实或真理都必须有一个解释,但并非所有的事实都可能被解释,例如,亚历山大·普瑞斯(Alexander Pruss)所提出的"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the Big Contingent Conjunctive Fact)是没有解释的,它本身就是所有附属事实的连结。(也就是你所称的第二个可能世界)。因为如果"整个附属连结事实"的解释是附属的,那么它就须要有更进一步的解释,但这却又不可能,因为"整个附属连结事实"既已包括了所有的附属事实。从另一方面而言,如果"整个附属连结事实"的解释是必要的,那么它所解释的事实也同样是必要的,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整个附属连结事实"本身就是附属的。

史蒂芬·达维斯(Stephen Davis)所看到的就是一个成功的宇宙论据并不须要靠莱布尼茨本人坚硬版本的充足理由律。有许多温和一点和更合理的充足理由律可以用来支持必然个体存在的宇宙论证。例如,克利斯平·赖特(Crispin Wright)和鲍伯·哈尔(Bob Hale)虽然拒绝"整个附属连结事实"必须要有解释的要求,但在他们讨论哈迪·菲尔德(Hartry Field)反柏拉图学说所宣称的:数学里的个体是否存在还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附属,然而他们仍然默认这种费解为常规,任何的例外都必须得到例外的解释——甚至要求解释为什么有些东西是没有解释的。

譬如,他们宣称如果实体的存在是论点的话,那么莱布尼茨所提出的“为何是有而非无?”就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能满意解释实体物质能获取的状态必须来自它还不能获取之前的状态呢,因为虚无状态的世界是不会引发任何事物。他们相信对附属于实体物质存在所需要的解释是被挡在这种限制理论的后面,那就是实体物质能获取的状态的解释必须来自它还不能获取之前的状态

然而,这种理论对有神论者是一点都没有约束力,既然解释为什么实体世界的存在可以并且应该是由非实体的前期状态所提供 ,这解释参与了神的存在和旨意。莱布尼茨宇宙论的支持者可以融汇以上的理论来建立自己的论点,那就是获取任何实体物质的状态都有一个解释。

另一种方法,神学家可以主张在任何附属事物的状态都须要有一个解释,不然就是达到此状态的原因,不然就是为何此状态不需要解释的理由。这就避免像"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之类的问题,因为它不可能有解释。或者更狭义地说,有神论者可以保持任何附属的存在物都有它为什么存在的理由。换句话说,他可以坚持所有存在物都有它存在的解释,不然是出于它必然的本性,不然是出于外在的原因。这些都是充足理由律比较温和,没有矛盾、言之有据的版本。因此,万·伊万根所提出的反驳其实没有射中目标,更确切的说,他瞄错了目标。

根据亚历山大·普瑞斯的作业,进一步,我开始质疑伊万根的反驳是否能成功的推翻充足理由律的坚硬版本。说“"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的解释是在必然真理中找不到”的断言预先假设解释必须伴随它所解释的事实。但是,如果某些事实是必然真理引申出来的事物,那么它本身即使不是必然真理也可以藉着那真理得到解释。普瑞斯提出,"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可能以“神已经思量过创造每个世界的理由,并且自由地选择创造那一个世界”的必然真理来解释。 而且,宣称"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是不能用附属真理来解释,就在值得争议的假设下设定没有附属真理可以用来解释自己。 "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为什么成立的理由可能只是因为它的每个构成部分都成立,除了构成它的那些基本结构部分是真实的,并且每个真实部分都有它的解释,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解释为什么"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是真实的。或者,假设"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的解释就是神自由地定意选择"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请留意可能世界二就是实际世界的提案并不是那个世界里的唯一真实提案,神自由选择让可能世界二为实际世界的提案在逻辑上也是同样的真实。)既然那个解释本身是一个附属事实,它也是构成"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是神的旨意的一部分。它就可以被视为对提案自圆其说的解释,或是它的解释就是神定意祂对"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的旨意,这因素也同样成为构成"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的一部分,继续再用类似的关联性来解释。这种倒退推理看上去好像不伤大雅,只是一系列的伴随因素如提案成立因为p成立。 这整个倒退的推理都包含在"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中,神的旨意也是如此。

如果你想进一步研讨充足理由律的坚硬版本,你可以查阅普瑞斯在《布拉克威尔对自然神学的导读(Blackwell Companion to Natural Theology )(2009)》其中的文章,或者他早期的《充足理由定律》(The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2006))。

无论如何,在我所辩护充足理由律的版本中的前提(1)与像"整个附属连结事实论"世界中的粗旷事实或获取可能世界二所包含的粗犷状态是一致的 。它只需要分辨两种个体:必然存在的个体,它是凭着自身本性必然的存在,因此不需要外界因素引发它的存在; 和附属存在的个体,它们的存在是靠自身以外的因素引起的。这理论对我来说是很容易信服的。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