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90 耶稣和异教神话

May 19, 2013
Q

感谢您为显明在耶稣基督里的真理所提供所有的帮助。

我其实只有一个问题,但是,坦白地说,这个问题令我十分困扰。几乎每次我与别人谈论基督教,都会遇到这个问题。

“耶稣是一个复制的神话还是真实的人物?”这个问题是我所受到大部分反对的来源。他们把基督和其它各种神话中的神明和星座类比拼凑出很多类似之处,然后就说:“看它们多类似?”

似乎不管我怎么反驳基督和其它神话信仰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都不把我所说的当回事,因为他们反对我“太努力的来袒护自己的信仰。”

他们的提案有多合理?这在最高学术的层次中还在辩论吗?

我非常想听您对这个问题的见解,因为我不断的遇到这问题,而且试着反驳这类的相提并论已令我感到厌倦了。

谢谢您所一切的贡献,我曾经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客观道德的价值和责任的争论把我带入基督里。

凯文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已故的罗伯特·芬克(Robert Funk)是激进派耶稣研讨会的创始人,他曾经苦涩的抱怨说,耶稣在高层次学术界和耶稣在大众普遍的信念之间有天地之别。芬克主要考虑到的是耶稣历史性的学术研究往往与大众化的敬虔隔绝了,然而没有任何地方存在比耶稣的历史研究与大众化的不敬虔之间的分歧更大了。

自由思想运动,是反对基督教对耶稣的信念是从异教神话中引申出来的公愤,然而它却被卡在十九世纪后期的学术理论中。在某种意义上,这令人哑然失色,因为有很多同时期的怀疑论学者,如那些在耶稣研讨会中的成员,他们的研究被自由思想主义用来证明他们对耶稣传统式的理解所存的怀疑是合理的。但是,这正证实了这些不学自通者对于耶稣的学术研究是多么的外行。他们落后了将近一百年。

早在所谓宗教史学派的全盛时期,比较神学的学者们搜集了与基督教信仰类似的其他宗教运动,有些人想要解释这些信念(包括相信耶稣复活的信念)为这类神话影响的结果。然而,如今很少有学者认为神话是用来解释福音的重要诠释类目。学者们开始意识到,异教神话带着错误的解析背景来了解拿撒勒人耶稣。

在耶稣生平的研究中,克雷格·埃文斯(Craig Evans)曾把这改变称为“神话的消蚀”(参见他杰出的文章《关于耶稣生平的调查和神话的消逝》,出自《神学研究》"Life-of-Jesus Research and the Eclipse of Mythology," Theological Studies 54 [1993]: 3-36)。詹姆斯D. G.邓恩(James D. G. Dunn)在他的《耶稣及福音书字典》(Dictionary of Jesus and the Gospels (IVP, 1993))中,他用平直免责的声明来开始“神话”的文章,说“神话在耶稣和福音书的研究中是最不相关的术语”。

这种改变有时被称为“犹太人对耶稣重新的认可”。因为耶稣和他的门徒都是公元一世纪时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要理解他们就要在这种背景中理解。犹太人对耶稣重新的认可帮助纠正耶稣在福音书中显著的被神话色彩所感染而产生的错误理解。

这种改变是基于耶稣所行的神迹和赶鬼的史实性的关系而发起的。现代的学者并不比昔代学者更愿意相信耶稣所行的神迹和赶鬼的超自然性。但是他们不再愿意将此类故事依据在古希腊神话的圣贤男子(theios aner)的影响下。乃根据一世纪犹太人信仰与实践的背景将耶稣的神迹和赶鬼事件加以解释。例如,犹太学者盖佐·沃莫斯(Geza Vermes),将注意力转移到那行神迹和赶鬼又具魅力的划圈欧尼(公元前一世纪)(Honi the Circle-Drawer)与哈尼娜·本·多撒(公元一世纪)(Hanina ben Dosa)的事工,并将拿撒勒人耶稣解释为犹太哈西德教派(hasid)或圣人。如今,学者们一致接受神迹和赶鬼(先不谈超自然性的问题)绝对归属在耶稣传道的历史事实。

古老宗教学派之所以崩溃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学者们认识到所谓的类似平行的故事是有欺骗性的。远古时代的世界好像是一个充满了神明和英雄的神话聚宝盆。在宗教和文学的比较研究中需要对二者之间的相似性与相异性有敏感度,否则就无法避免歪解与迷惑。不幸的是,那些举证平行于基督教信仰的人缺乏这种敏感度。拿童贞女生子为例,或者,更严谨地说,耶稣是由童女怀孕而生。号称与这故事平行的异教传说涉及神明取得人的形体,与人类女子性交以递精生下神人结合的后代(像大力士赫可力Hercules)。就如这类的故事与福音书上记载马利亚没有和男人同房就怀了耶稣是完全相反的。耶稣由童女怀孕而生的福音记载其实在古代近东地区找不到平行匹配的传说。

或者考虑一下最令我感兴趣的福音事件:耶稣从死里复活。许多号称与此事件类似的记载其实都是神话故事,故事中的英雄被神圣化,并进入天堂(如大力士Hercules,罗穆卢斯Romulus)。其余的是消失的故事,声称已消失了的英雄去了更高层的时空范围(如提亚娜的阿波罗尼,Apollonius of Tyana, 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还有些象征季节性作物的周期,植物在旱季枯萎,又在雨季重新生长(如坦木滋Tammuz,奥利西斯Osiris,安东尼斯Adonis)。有些是崇拜皇帝的政治表达(如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奥古斯都Caesar Augustus)。这之中没有一个故事类似于犹太人对死人复活的观念。大卫·奥因(David Aune),是一位古代近东比较文学的专家,下了这个结论“在古代希腊罗马文献中,找不到任何能与它们(复活的传统)相提并论的记载”[出自《福音书的风格》,《福音观点第二卷》,由R. T. 弗朗斯及大卫·温涵编著,谢菲尔德:JSOT出版社出版,第48页("The Genre of the Gospels," in Gospel Perspectives II, ed. R. T. France and David Wenham [Sheffield: JSOT Press, 1981], p. 48)]

事实上,大部分学者已开始怀疑,严格来说,到底有没有真正死了又复活的神明之类的神话!在奥西里斯神话中有一个最知名象征性的季节性神话,奥西里斯并没有真正的复活,只是在幽冥境界里继续存在。在最近的一次证据审查中,T. N. D.米丁格(T. N. D. Mettinger)报道说:“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舆论共识展开了这样的效果‘死而复活的神明’已经死了但是并没有回来或复活继续生存……仍持不同观点的人就像是几乎灭绝之物种的残留成员” [川格N. D. 米丁格《复活之谜:“在古代近东的死而复活的神”》发表于瑞典,斯德哥尔摩:阿尔姆斯特及维克索国际出版社,2001年,4,7页)(Tryggve N. D. Mettinger, The Riddle of Resurrection: "Dying and Rising Gods"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Stockholm, Sweden: Almquist & Wiksell International, 2001], pp. 4, 7)]

米丁格自己也相信死而复活的神话在杜目兹Dumuzi,巴力Baal和么尔卡特Melqart的例子里的确存在,但是他了解这类象征符号跟早期基督教对耶稣复活的信念不一样:

死而复活的神明跟季节性的周期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的死和复苏被视为植物生命变化的反映。耶稣的死和复活是一次的行为,不重复的,跟季节的变化无关……目前,据我所知,没有表面的证据,证明耶稣的死和复活是有神话的结构,借鉴于周围世界死而复活的神话和仪式。虽然在犹太人对复活信念背景下的研究有它的价值,然而在宗教史上对耶稣死而复活的信心保留着它独特的一点。这迷持续(如上,221页)。

请留意,米丁格的评论说对耶稣复活的信心如果是在犹太人对复活信念(而非异教神话)的背景下进行研究的话,就有它的价值。在这里我们看到,我上面提到有关新约研究的改变是犹太人对耶稣重新的认可。号称与之平行的传说只是一个虚假的关系,表明异教神话是一个错误的解释框架来理解门徒对耶稣复活的信念。

其次,宗教历史学院的崩溃解释了基督教对耶稣信念的起源,因为在异教神话和基督教对耶稣信念的起源之间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譬如说,复活。犹太人对以上所提到季节性的神明(以西结37.1-14)是熟悉的,并认为这些是可憎的。因此,在公元一世纪巴勒斯坦地区没有任何邪教涉及死而复活的神明。对犹太人来说,复活的荣耀和不朽是要等到世界末日所有死人在全面大复活之后才会发生。若说初期使徒只因听过异教神话提倡季节性神明的死和复活,就会突然虔诚地相信拿撒勒人耶稣从死里复活,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凯文,在某种意义上,这一切都跟您最主要的问题没有联系。因为,就如您指出,您所谈论的对象对学术知识已无动于衷了。当您向他们点出所谓的相似性其实是毫无相干的,他们就指控说您“太努力的来袒护自己的信仰。”这对您来说是一个赢不了的局面,所以我劝您不要去“试图驳倒每一个类似之处”。反而,我认为您若采取一个普通,释然的态度可能会更有效。

当他们说基督教信仰来自异教神话,我认为您应当大笑。然后咧着嘴笑着看他们惊讶的大眼,惊呼“您真的这么认为吗?”要表现得好像您遇到了一个说地球是平的人,或者是一位罗斯维尔阴谋家。您可以说类似于,“天啊,这些旧理论早在一百年前就绝迹了!您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告诉他们这只是感性者的垃圾,并不是严肃的知识。如果他们坚持的话,就要求他们把所谓的类似的叙述展示给您看。他们是与学术共识背道而驰的人,所以就让他们努力一点来袒护他们的观点吧。我猜,您会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读过第一手资料。

如果他们真的引用了第一手资料,我想您会惊讶的发现。例如,在我与罗伯特·瑞斯(Robert Price)针对复活的辩论中,他声称耶稣医治的奇迹是从神话中的医治故事引申来的,像是关于天医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的神话。我坚持要他读一段展示所谓类似之处的第一手资料。当他照着做的时候,他举出的例子跟福音记载中耶稣医治的故事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这是最好的证明,这些故事并没有系谱的联系。

请记住:任何人坚持这种异议,就有承担举证的责任。他需要证明叙述是平行的,而且,它们在因果上是有关联的。如果您要认真的回应他们的异议的话,您一定要坚持让他们担起举证的担子。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