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253 进化论与有神论

March 09, 2012
Q

亲爱的克雷格博士

我想首先感谢您为基督教和耶稣提供了您的作品与您事业上的贡献。

我仍然有两个关于进化的本质与神所扮演的角色的问题

问题 1) 史蒂夫·迈尔是美国学者,生物学哲学家和 智能化设计的倡导者 , 他说: “进化是一个漫无目的无方向的过程,没有人,甚至神,能导航一个没有定向的过程或为一个没有目的的过程设定目标。他还呼吁有神论的进化是矛盾修辞。但他在许多生物学家中并不孤单,在美国有这样想法的趋势。由皮尤研究中心2009年调查发现,百分之八十七的科学家说,进化是自然选择,遗传漂变和随机突变的自然过程。这个说法是不是您们有神论很难接受的?

问题2)如果您接受进化论, 在哪个阶段人类进化成为人类?
神是否在决定此被造物是特殊时才介入历史?因为在进化过程中一个物种与其父母始终是一样的,历史上没有任何时候您可以说这物种脱离父母而成了一个新的物种。神难道偏爱这个物种而非与此类似的其它物种吗?
海德堡智人(Homo sapiens heidelbergensis) ,
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
弗洛里斯人(Homo floresiensis),
能人(Homo habilis)
格鲁吉亚人(Homo georgicus),
直立人(Homo erectus),
匠人(Homo ergaster),
先驱人(Homo antecessor)。
这些灵长类显示了人类类似的行为甚至他们也会问“为什么”的问题。
这些是否也困扰您的有神论?

安得鲁

United Kingdom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没有,安得鲁,在我看来这两点都不会困扰有神论。

问题1),我不同意史蒂夫·迈尔的说法,因为“无定向”,“漫无目的”的词汇在有神论者和进化生​​物学家并不表达相同的意思。若是相同的话,那么进化理论的假设就太放肆了,因为科学没有立场来定论进化过程中必定没有神设计的方向或目标。在科学证据的基础上,谁能说神所设计的整个计划不包括在进化过程的智人呢 ?科学家怎么能知道,神没超自然的干预,引起关键的突变,导致重要的进化过渡,例如,爬行动物到鸟类的过渡?事实上,由于神圣的间介知识,这超自然的干预也不是必要的,因为神可预知,在一定的初始条件下,某些生命形式在自然规律下,通过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可以进化,所以祂把这些自然规律和初始条件放在一起。显然,科学没有立场断定进化过程必不包括神具备间介知识决定用这方法来创造生物复杂性。因此,如果进化生物学家使用“无方向”和“漫无目的”的话正如有神论者所使用的, 那么进化理论就是哲学,而不是科学(这正是有些有神论者所声称的)。

然而,进化生物学家使用的那些话与有神论者的用法有差异。这个差异,是有神进化论的评论家和自然进化论的卫道士都没辩认的,而却在我准备与弗朗西斯科·阿亚拉在生物学维护智能设计的辩论时明朗起来。阿亚拉提出,当进化生物学家说,基因突变,导致进化发展是随机的,这“随机”并非意味 “偶然发生的” 之意,乃是“对这有机体不论其效用“之意” 。

这是很重要的发现!即使双方的认可都给人有这般的印象, 科学家并非以假设哲理来宣告生物突变的发生是基于偶然,因此,其进化过程是无方向或漫无目的的。更确切的说,科学家的意思是突变并非为宿主有机体的利益而发生。如果我们认为“随机”的意思是“无论对宿主有没有益处”,那么随机性就不符合方向性或目的性的意思。譬如,如果神在祂的意愿下导致一个有机体发生了突变并非是为了有利于该有机体,乃是为了其他原因(例如,为了供应容易捕猎的猎物,好让另一个有机体能够蓬勃发展,或是为了产生一个化石,好让我有一天能发现,因此刺激我对古生物学的兴趣,促使我走上神要我走上的职业生涯)。在这种情况下,基因突变不但有针对性同时也有随机性。

相形之下,智能设计理论家迈克·比希所用的 “随机性“,他的意思是“不导向任何目的。”他说,“如果'随机性'被定义为‘不导向任何目的,那么含糊之意就消失了,这显然与智能化设计起冲突“。是的但是,这并不是进化生物学家(至少当他们小心而非马虎时)使用这个词的意义。迈尔和比希是正确的,不仅是有神论者,而且一般的科学家应该纠正那些站在科学权威的自然观察者的主张:进化过程是“不导向任何目的”的,但这种修正是必要的,不是为了进化理论,而是为了试图骑在合法科学背上的自然哲学。

我想您现在可以明白,为什么按照皮尤的调查 “进化是由于自然选择,遗传漂变,随机突变等的自然过程“而与有神论无关。”它当然有关!您的陈述并没有说,它仅是由于这些因素。许多进化生物学家认为,额外的非遗传因素也起到了作用。事实上,我感到震惊,只有87%的科学家认为进化是由于您提到的三个因素。

国家科学教育中心以这个自我宣称,该机构致力于保持进化论在科学教室里而让创造论在科学教室外” 达里尔在该中心最近出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事实上,许多(也许大部分!)进化论者是某种形式的有神论者。他们的意见与无神论者一样真诚和有效。 他们甚至有更多的代表进化论思想的主张。无神论者有充分的权利相信有神论者是可悲的被误导,看不到达尔文期后的宗教是过时且无用的; 但这是他们的哲学观点,不是无误的证明或科学逻辑。

这把此议论放在一个非常不同的角度,不是吗?

然而,无论数字多少,问题仍然还在多义词的使用误导了许多人,使得人们认为进化论已经对末因论乃致有神论提出了挑战。我告诉您,安德鲁,这是另一个例证有力地说明对科学进行仔细的哲理思考是何等的重要。(另见我的“自然主义和智能的设计“,于[智能设计] ,罗伯特·斯图尔特编辑 [明尼阿波利斯:丰泽出版社,2007年],第58-71页)。

问题 2) 作为一个认为人是身体和灵魂合成物的人类学二元论者,我认为一个原始人的动物,不论多先进,它若没有人的灵魂就不​​是一个人。因此史前人类的原始人和人类之间是否有尖锐的生物分界线并不重要。据我所知,人类学家还没能拿出任何人类始祖进化树的任何共识,以致于您所提到的所有原始人可能只是灵长类动物进化树的死角而他们从未成为人类。尼安德特人是真正的人类吗?天晓得! 我不需要知道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什么时候出现,来支持第一个人是在神的授意下到达当时的场景。所以,您是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难题,我并不认为一个有神论者需要能够回答它来建立有神论的合理性。事实上,像人这么不可思议的生物有机体事实上存在的本身,也许正是在神的授意设计下导致了人类进化过程的证据。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