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2 耶稣家族墓的发现

March 22, 2012
Q

中文简体:

“耶稣家族墓的发现真的把我的信仰动摇了。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疑惑仍挥不去,请帮帮我吧!”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克雷格博士的回应:

我必须承认我对你的问题感到有一丝惊讶。我以为大多数人看破了耶稣家族墓轰动的谣言后都选择甩掉它,继续前行。耶路撒冷多坡以特Talpoit坟墓就像我的同事所说,“早就过时了。”

让我开始就对你说你需要掌握现实。你认为多坡以特坟墓是耶稣家族墓的可能性有多大? 卡梅隆纪录片中声称600比1的几率是基于耶稣墓在耶路撒冷迄今为止所发现1000墓葬之一的假设。 但是,这个假设存在争议而且显然是不可能的。

假设你被迫以你住房为抵押,赌多坡以特坟墓是耶稣家族之墓的赌注。如果你赌对了,你保住你的房子;如果你赌错了,你的房子被没收,你留宿街头。现在你会怎么赌? 任何人甚至包括卡梅隆在内真的愿意赌这座墓就是耶稣的坟墓吗?你会反对绝大多数学者包括非基督信仰的以色列考古学家们的判断吗? 他们称这些说法是谬论, 打赌他们一定是错的。你会不理自己想“追随金钱”的倾向而压制自己对卡梅隆和他同事像丹布朗凭借《达芬奇密码》的方式得到名誉和金钱的怀疑?你真的相信那是耶稣的墓吗?你会用你的房子做赌注吗?

如果不会,那问题是什么?最有可能的是那些耸人听闻的说法都是假的。因此你若接受这些谣言就被误导了。

其实,当你仔细详细观看这些声明的时候,它们是禁不起审查的。首先,有很少的证据支持它们。多坡以特坟墓是耶稣家族墓的证据是什么?唯一的证据是藏尸骨罐子上的名字不可能是除了拿撒勒耶稣以外的人。但这真的是不可能的吗?
首先,藏尸骨处的名字是不是“耶稣”都不清楚。这里有一个碑文的摹本:

你可认出“约瑟之子”的字,但是右侧先写的名字就像是一个孩子用蜡笔在墙上乱画出来的。它可能根本不是“耶稣”。

第二,“耶稣,约瑟之子”在犹太非常普遍,在当时,算起来大约每79个男子里就有一个叫耶稣,约瑟之子的! 同样的,“马利亚”在当时犹太人中也是一个很常见的妇女名字,每四位女性中就有一人命名为马利亚。
第三,抹大拉的马利亚不是藏尸骨处所写的“马利安妮”或者“玛利亚捫嫩”。她的名字是“玛利亚”。直到主后400年,伪经菲利传中的“马利安妮”才可能指的是她(如果不是涉及伯达尼的玛丽亚的话)。卡梅隆作了一个不合乎情理的声明说跟在藏尸骨罐的名字后面的马拉的名字是亚蘭语“主”的希腊文音译。其实,那只是一个“玛莎”常见的昵称。由于“玛丽亚捫嫩”是所有格,碑文可能是指玛丽亚捫嫩的玛莎(即,玛丽亚捫嫩的女儿玛莎)或者玛丽亚捫嫩也叫玛莎。没有回到亚蘭语音译的理由。

第四,脫氧核醣核酸DNA的证据显示,耶稣(如果那是他的话)和 玛丽亚捫嫩不是同一母亲所生,但是他们可能是堂兄妹或同父异母的兄妹等等。由于这是一个多代墓,我们甚至没有理由认为他们都在同一世代。况且,10个藏尸骨的罐子载有超过17个人的尸骨,我们都不知道实际被检测的脫氧核醣核酸(DNA)是谁的。

最后,其他的名字例如“马蒂亚”和“约塞”与拿撒勒的耶稣没有任何关联。我们没有理由把这些名字当作耶稣的门徒马太(他与耶稣毫无亲戚关系)或者他的弟弟约塞名字的另外版本。如果有的话,这些名字作为否定这耶稣就是拿撒勒耶稣的证据。卡梅隆申明詹姆斯闻名的藏骨棺是从多坡以特墓中盗出的。这是错误的,因为藏骨棺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墓葬被发掘出来之前就被人熟知了。

所以就是这样,没有太多的理由认为这座墓就是拿撒勒耶稣家族的墓。

另一方面,有强大的证据反对多坡以特墓与拿撒勒耶稣墓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有两类历史论证可以对照,一类是文学论证,另一类是考古论证。

我们有相当充足的文学论证证实耶稣的一生,像福音书、保罗的信件以及其他的古老的资料。我们也有依据耶稣生活的考古证据,例如在耶路撒冷毕士大池遗迹、在迦百农彼得房子的地基、主审耶稣的大祭师该亚法的藏尸骨罐子、彼拉多的名称和头衔的题词等等。显然,文学所承载证实耶稣生平的口供比考古论证更丰富无比。要不是文学论证,我们对罗马巡抚,那个判决耶稣的彼拉多一无所知。

卡梅隆和其它为多坡以特墓所作轰动一时的宣告提醒我们考古论证犹如文学论证一样需要加以解释。它不仅承载其表面上的意义。考古论证需要在文学论证的光照下被评审。所以,举个例子,如果脫氧核醣核酸(DNA)检测显示一个人的残骸是放在刻有“犹大,耶稣之子”的尸骨棺中就是耶稣与马利安妮所生,那就是多坡以特墓不是拿撒勒耶稣家族墓决定性的证据,因为我们有极多的文学论证证明拿撒勒的耶稣没有结婚,而是选择保持独身。我们有早期独立派的多种来源都毫无疑义的描述耶稣是独身者。若耶稣在早期教会留下了一个遗孀,而却没有在任何的来源中提到她,那是多么令人难以想像的。尤其重要的事例是,当保罗为自己应该有权利有妻子陪同他旅行的申诉中他提到彼得,其它使徒以及耶稣的弟弟。(《哥林多前书》9.5)而显然遗漏用耶稣结婚的例子来成为他压倒性的论点。因此,几乎所有学者都同意拿撒勒的耶稣选择了独身而非婚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埋葬在多坡以特墓中的耶稣,他若有一个叫犹大的儿子,这尸骨就绝不可能是拿撒勒的耶稣。

承认多坡以特墓为耶稣家族墓会与其他文学论证支撑的事实相冲撞。例如,文学论证告诉我们耶稣来自加利利,所以耶路撒冷不会有耶稣的家族墓可在他受刑后将他埋葬。还有,大多数学者认为历史记载的耶稣埋葬是由亚利马太的约瑟夫,犹太教公会的一员,在耶稣受刑后的一日将之安葬。多数学者也同样相信该墓是由一组耶稣的女门徒在他受刑后的星期天早上被发现为一座空墓。(寻求更多证据支持请看我的《太阳升起》或者《评论新约耶稣复活的历史真实性的证据》)这些事实都有大量文学论证证明。

那么,我们如何在多坡以特墓是耶稣家族墓的假设上重新诠释文学论证呢? 我们能下那些多种独立来源的证词是错误的结论吗?如果是错的,那这可能是什么样的呢?如果耶稣在耶路撒冷有家族墓,那怎么解释耶稣是来自加利利一致的证词呢?如果耶稣的尸骨放置在耶路撒冷的家族墓里,如果他的遗孀和儿子还在,那么我们怎么解释约瑟夫为他筹办葬礼以及空墓发掘一致的证词呢?事实上,相信他复活的信念从何而来?为什么基督教的运动建立在耶稣复活的信念可以在有耶稣尸体的耶路撒冷开始并兴旺?墓地地点必定明确?因为他的遗孀和儿子后来也在那里安葬?记住:约瑟夫埋葬耶稣和发掘他空墓的叙述已经在马可见证耶稣受难故事的资料中因此是非常早期的,更不用提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35中的引述,说这些故事发生了,早期的基督徒也都相信了,而又为大众所知耶稣的坟墓存在于耶路撒冷是完全不合乎情理的。

因此,现在看来,多坡以特墓的宣传家只能说耶稣墓只是少数人知道的秘密,他们故意误导所有人去信耶稣是死而复生。也许他们在约瑟夫离开后从墓中偷走了尸体,这才是为什么妇女发现空墓的原因。尸体被放置在少数人才知道的神秘地方。也许甚至玛丽,耶稣的妻子也不知道耶稣埋葬之处。当她死后,她也被放置在那里,以致于该墓成为了耶稣家族墓。这样,文学证据可得保全,并且多坡以特墓吸引人的声明也可成立!

当然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陷入十七世纪自然神论奇怪的阴谋论。即使多坡以特墓显然是一个明显的公共坟墓。最主要的是为了使文学论证与耶稣家族墓假说相吻合,我们不得不借助历史阴谋论,这是没有历史学家急于借助的。阴谋论中的耶稣复活是临时性的,不合情理的,并且不合时宜的,并且他们用基督徒历史后视镜观察的角度来看信徒的光景而不是站在第一世纪犹太信徒面对他们的救世主被迫害的角度。

再次,考古论证的涵义并不明显表露出来而是需要鉴于文学论证加以解释的。如果如此例,文学论证的不符合点变成如此的奇妙使得考古论证被卡梅隆以及他同事严重错解的认为成为非常可能的。

没有一丝赞许以及强大的文学论证抨击,多坡以特墓是耶稣家族墓的假说是没有历史性的利益。但其支持者可能对历史获益本来就不感兴趣。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