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34 为什么神允许苦难持续?

August 18, 2012
Q

您好,克雷格博士

首先感谢您拥有令人惊异的知识体系和愿意热衷的使用它来服事神。这对很多人是极大的鼓励。

我最近在聆听您其中一次在剑桥关于邪恶与苦难的演说。(这个演说是在剑桥,但邪恶与苦难则不一定。 ) 有两段经文对我个人与邪恶问题搏斗有巨大的帮助,但是我从没有在任何论谈上听过这些话题被讨论。我很好奇的想聆听您对每一个问题的想法。

第一段,对我来说,似乎针对着“为什么神允许邪恶和苦难持续?”的问题。另外一段解决了那重要的问题“人们对邪恶和苦难的经验应该有什么样的回应?”(即使坚信神是直接的原因!)

首先是马太福音 13:36-43 / 47-52 中稗子的比喻:

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麽?从那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做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麽?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

【然后耶稣作更进一步的解释…】

当下,耶稣离开众人,进了房子。他的门徒进前来,说:“请把田间稗子的比喻讲给我们听。”他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所以这个简短的回答在我看来神好像还没有征服邪恶和苦难,因为祂还在建立祂的国度,这个过程与我们经历邪恶和苦难并没有互相排斥。

探讨第二个问题的经文是来自阿摩司书 4:6-11:

”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乾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乾了。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我以旱风、霉烂攻击你们,你们园中许多菜蔬、葡萄树、无花果树、橄榄树都被剪虫所吃;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我降瘟疫在你们中间,像在埃及一样;用刀杀戮你们的少年人,使你们的马匹被掳掠,营中尸首的臭气扑鼻;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我倾覆你们中间的城邑,如同我从前倾覆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使你们好像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我是说,哇!好一个严厉的爱。神不在玩游戏。我知道有人像理查.霍金斯Richard Dawkins可能会指着类似这样的一段经文作为例子来证明圣经中的神一定是某种怪物,即使祂是真实的也不值得受敬拜,但是我认为他们会很悲哀的犯这段经文中描述的以色列人所犯的同样错误。很讽刺的是,我发现它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例子,通过管教和清晰的指示来表明神的爱。这指示是当每个人面对任何困难时应该做什么的教导,即使我们不明白或者相信神是那苦难的原因:归向他。悲哀的是,好像很多人却做了完全相反的回应。

不论如何,从这两段经文中能够收集到更多关于他们如何解决或者没有解决有关邪恶和苦难的问题。如果您有时间并认为它可能会帮助其他的读者,我会很愿意听您对这些经文的想法。

最好的问候,再次感谢您对保卫和建立国度所做的一切。

艾瑞克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克雷格博士回应:

这些确实是发人深省的经文,我在此复制它们不光是为了评论,更是要与我们的读者分享,或许他们会发现按照圣经去思考您所提出的这些问题是颇有激励性的。

我完全同意您对耶稣所用的比喻的看法。我们思考邪恶和苦难的问题,就不能避免考虑到神国度建立的目的。马廷.劳埃德-琼斯(Martyn Lloyd-Jones)正确的说。

世界历史的关键是神的国度….从最早的原始…. 神已经在进行建立一个新的国度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他自己的国度,并且他从世界里呼召人们出来进入他的国度:任何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与此有关… 其他的事件的重要性是关联在这件事上。今天的众问题也应凭这样的眼光来理解。

当我们看到惊异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时候,让我们不要因此被绊倒。让我们问:‘这个事件和神的国度有什么相关?’或者,如果令人不解的事情发生在您身上,不要抱怨,自问:“神通过这件事在教导我什么?”我们不需要困惑并且怀疑神的爱或公正…. 我们应该…. 在神伟大永恒荣耀的旨意中判断每件事(《从惧怕到信心》From Fear to Faith第23-24页)。

自然和道德的邪恶很可能是神使用的手段的一部分,来驱使人们自由的进入他的国度。看一下一本宣教手册,例如帕特里克.约翰斯顿Patrick Johnstone的《普世宣教手册》 Operation World。您会发现那些忍受严重苦难的国家正是福音派基督教发展比率最大的地方,而在放纵的西方,发展曲线几乎是平的。

以中国为例,近几十年中国教会的发展已经在历史上无可匹敌。约翰斯顿相信共产主义实际上为中国做好接受基督教的准备,藉着从文化上除去根深蒂固的佛教和儒家思想 。我们能够想像人们在毛泽东黑暗时期怀疑为什么神允许共产主义的稗子生长并毁坏禾场。神有更深远的目的视野。

您思考一下,人类的历史一向都是苦难和战争的历史。然而它也是神国度发展的历史。美国世界宣教中心发表的一个图表通过划分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人数(这两个数值都不包括有名无实的基督徒)来纪录过去几个世纪福音派基督教的发展。在第100年,非基督徒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率约为360:1。在第1000年,非基督徒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率为220:1。在第1900年,非基督徒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率只是27:1。到了1950年,数字缩减到非基督徒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率为21:1。并且——注意这个——在2000年,这个世界上非基督徒和福音派基督徒的比率为7:1。即使您加上所有有名无实的基督徒和合理的宣教对象,那仍旧意味着要向之传福音的非信徒和信徒的比率为9:1。

根据约翰斯顿所说,“我们生活在人类进入神的国度最大幅度的时代,这是前所未有的。”(第25页)。神的国度经历这种惊人的成长, 其部分的原因不是全然不可能由于自然和道德的罪恶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当人们问:“为什么神不把所有苦难从这个世界上铲除?”,他们不知道他们所要求的是什么或者可能会导致的结果。一个无辜的人被残忍的谋杀或一个孩子死于白血病,在历史上可能会有涟漪效应,以至于神允许它发生的理由可能不会显露直到一个世纪后或者可能在另一个国家。只有全知的智慧能理解指导全世界自由的个体朝着一个先见的目标发展的复杂性。为了了解这点, 您只须想一下无数不可预料的牵涉参杂在这个单一的历史事件,譬如,在诺曼底战役登陆的一日。我们不知道这里酝酿了多少自然和道德的邪恶致使神安排这情景和其中自由参与者必要达到某些预期的目的,我们也不能分辨神因什么原因允许某些苦难进入我们的生命。但在祂国度标杆的宏观下他会有很好的理由。

这个比喻也提醒了我那些问为什么的人,如果神早就知道谁会相信祂和谁不会相信祂,祂并不会避免创造那些排斥他的人。耶稣说拔除稗子同时也会拔除麦子。换句话说,如果神要避免创造那些他所知道不相信他的人,那么,我们这个世界会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可能世界,并且在这个世界被拯救的人可能在新的世界成为不信的人!您不能为了改善事物而把人拔出这个世界,因为如果这么做,您在处理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里人们表现的可能完全不同于他们在第一个世界里所做的。(曾经过哲学启蒙的人就会了解我在这里说的是神的中介知识和哪些世界实际是祂创造的。)

至于阿摩司书中的经文,他强烈的提醒我们,就如C.S 路易斯 ( Lewis)所说,阿斯兰不是一只驯养的狮子。人们经常说神不会把苦难送入我们的生命中,但只是允许它。您引用的那段经文粉碎了那个童话故事!古代以色列人不明白他们遭遇到的灾难其实就是神为了他们的幸福所给予的严厉怜悯,但是他们的不妥协拦阻了神心中的好意。(cf. 启示录 16. 9, 11, 21)。新约希伯来书的作者提醒我们神管教他所接纳的每一个儿子。即使这是痛苦的而非愉快的, 神“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希伯来书12.18)。

您是正确的,非基督徒, 习惯了一个像圣诞老人般的神,不会明白这种严厉的爱。但是当您深思它其实并不难理解,为了获得永恒的喜乐和避免永恒的毁灭,任何有限的苦楚都是值得承受的。保罗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2哥林多前书4:16-18)。保罗明白这有限生命的年日,比起我们将与神同在永恒的生命实在是小的无比。我们在永生中越久,今生的苦楚在比较下就越缩减及至微不足道。这就是为什么保罗称苦难为“至暂至轻的苦楚”:他不是对那些在今生遭受极端苦楚的人无动于衷  ——相反,他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但是他视那些苦楚极轻易的就被神赐给信靠他的人那永恒的喜乐与荣耀的大海所淹没。

所以当我们遭受苦难时的反应该是,正如您所说的,凭着信心转向神并依靠祂的力量来度过。当神要我们经历似乎是不应受,无意义,不必要的苦难时,深思基督的十字架和他无辜的为我们承受的苦难,这就能给我们所需的力量和勇气去背负祂吩咐我们要承受的十字架。

威廉.雷.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