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13 动物受难

December 29, 2014
Q

敬爱的克雷格博士,

请您帮助我解开这些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那就是——评论家们说神是残忍的,因为数百万年以来,动物一直在弱肉强食的自然界中受苦。即使在人类出现在地球上之前,恐龙等动物就互相厮杀。我们能说是原罪吗,因为人类尚未存在来犯罪?

其次,据我了解生物集群灭绝事件(不包括挪亚方舟洪水事件)曾经发生过五次,神为什么要创造一种生物然后看着它们被像超级火山,彗星或小行星相撞之类事件毁灭,并且祂的创造物都有神经因此可感受疼痛,这样被摧毁不是很残忍吗?

我想我是从自然邪恶的角度来看这些问题,那时人类还不存在来破坏被造物。

耶稣是否为自然邪恶的罪背负十字架,那么我的问题是,祂为谁背负自然邪恶的罪?

谢谢克雷格博士,我在祷告中祈求智慧但是我自己没有办法弄明白。如果你能够帮助我,我将不胜感激。

道格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在我和莫兰德(J.P.Moreland)合著的《基督教世界观的哲学基础》(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for Christian Worldview)书中我曾经大致写过所谓“自然邪恶”的问题,其中一部分讲到动物的痛苦和死亡。但是当我认识什么人很具体的写过我们所关注的问题时,我会乐意邀请那人来客座回答每周问答专栏。这周问题的解答来自富兰克和马歇尔学院(Franklin and Marshall College)的哲学家麦可·莫瑞(Michael Murray),他在你的问题上写了一整本书。道格,我希望他的想法跟回答会激励你去读他所写有关这个主题的书。莫瑞(Murray)教授的回答如下:

道格,谢谢你提出这一系列深刻的问题。我认为自然邪恶的现实代表一个对基督教信仰的重大挑战,而非人类动物的疼痛/苦难/死亡/掠夺/灭绝的现实可能是这挑战最难解释的环节。为什么一位完美的神会创造一个这样的世界,在其中无辜的生物不单是疼痛,苦难,灭绝之类的加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

事实上,正是这个问题导致了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当他思考这么多的痛苦伴随着他的进化理论时,惊呼:“什么样的魔鬼牧师会把自然写成一本这么笨拙、浪费、粗心大意、卑贱,惨不忍睹的残酷的书啊!”类似的担忧也导致生物学家(现在臭名昭彰的新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这么声明:“我们所观察的宇宙所拥有的属性,是底层的,没有设计,没有目的,没有善恶,除了盲目,冷漠无情什么也没有,那就是我们应该期盼的。”

在最近出版的《弱肉强食的自然世界》(Nature Red in Tooth and Claw)(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年)书中,我参阅了基督徒可能会提供的各种解释,对这个问题有进深的探讨。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我会总结其中的一小部分。但让我在开始时就先提出这个免责声明。这是一个非常大和非常复杂的问题,除非写一本长篇的书否则是无法处理得满意(这就解释了我为什么写了一本长篇的书·!)。我甚至无法在此处理这个话题所引起的大部分问题。

基督徒所给最普通的答案是说动物的疼痛和苦楚是由于人类的罪所导致的,特别是亚当的堕落。毕竟,罗马书8章19节到22节似乎在暗示说我们在自然界所见到的苦难是“创造的呻吟”--创造物迫切渴望从亚当所犯那令人残废的罪中得到救赎而呻吟。以赛亚书24章2至6节直接指出(至少大部分)在世上的自然邪恶证明了世人“不遵从律法”,“违反法则”,并且“违背盟约。”

然而鉴于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动物(及它们的疼痛,苦楚,死亡和掠夺)是在人类之前存在,这种观点就不完整了。如果动物的疼痛和苦楚出现在亚当的存在以前,那就很难用他的(或者我们的)罪来完整的解释它。但是在我们离弃这种怪罪于堕落的解释之前,这样的一个问题是值得问的,“如果动物所有的疼痛和苦楚都出现在亚当堕落之后,那么堕落可不可能是疼痛和苦楚最适当的解释呢?

很多基督教神学家都这么认为(加尔文在他对罗马书第八章的评论中赞同这个观点)。但是这个解释有一个困难,一个我称之为“脆弱反对”的困难。要看这个反对,我们必须考虑这个问题:“亚当的堕落和动物的痛苦之间应该有什么关联?”很多的答案都被提出过。但它们大体上都归结到两个解释之中的一个:不然是(1)由于犯罪亚当和他的祖先放弃作为动物管家角色的权利,因此让它们任自然界诡计的摆布,或是(2)亚当罪行的本身传递出穿过创造的冲击波浪,把之前感觉不到疼痛的动物改变成残忍的捕食者和猎物。然而无论用哪种解释,都很难了解神为什么要把大自然和其中天真动物的完整和幸福服在人类信而顺服的条件下(这种顺服,神早就知道是他们无法坚持的)。为什么自然被造成如此的脆弱?这种脆弱本身不就是创造的一种缺陷(或邪恶)吗?

当然,也可能解释动物疼痛和苦楚的事实并不是亚当的堕落而是撒旦的堕落。看起来撒旦的堕落是在创造动物以前,而且也没有理由说为什么撒旦在原则上不可能干涉创造的自然过程致使得动物感到疼痛(不然它们可能没有疼痛感)。所以,当涉及到动物的疼痛和苦楚时,追溯到撒旦的堕落可能还有一些解释的价值。

对这个问题的第二种反应(虽然不受欢迎)就是否定动物的疼痛和苦楚是事实或与牵扯到道德。大多数人都不敢相信还有这种反应:“难道动物经历疼痛和苦楚不够明显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是肯定又是否定。我们确实认为动物经历疼痛和苦楚是一项常识。但是这种看法的科学证据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明确。当然,科学家们都承认很多动物都会展现出一些好像它们很痛的行为。但那并不足够。想知道为什么,那就要考虑“盲视”现象。盲视症患者声称自己是瞎的,然而同时却又能指向某个东西,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接球——这些都是只有看的见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他们是不是瞎眼?那就要看你怎么定义“看见”。他们可以看见是因为他们可以用视觉信息来调整他们的行为。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在这么做。

那么,论及痛苦,问题是:可不可能我们以为动物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行为其实只是“盲痛”的现象--显示真正疼痛的行为症状,但在意识上却不自觉?令人讶异的是,鉴于我们对大脑机能的认识,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与疼痛意识最密切相关的那些部分,也是哺乳动物的大脑中最后形成的部分:前额叶皮质。

有些人担心这种反应表示虐待动物就不是不道德了。但这并不能这么引申。如果动物是神所创造的,我们就有义务尊重它们的习性和幸福。那幸福在某些情形下会被我们充分的理由覆盖过去。但是在缺少这种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我们有义务提供某种保护,这也是事实。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靠动物不会感受疼痛和苦楚的声明来解决这问题简直无法理喻。那么我们能怎么说呢?我认为另外还有两种可能的解答。我在此会提出一个(另一个就留给你自己到这本书的第五和第六章中去寻找!(太长了,很难在此概述))。当我跟基督徒科学家讨论动物疼痛和苦楚的问题时,他们几乎总是会这么解释:“动物感觉疼痛和苦楚,因为若没有这些疼痛和苦楚,那它们就不会避免受伤!疼痛是身体的警报系统!”这是一个好的解释吗?有肉体的生物可能必须要有疼痛和苦楚来避免受伤吗?

你可能不以为然。毕竟,难道神不能把我们造成当面对某些形式的危险时, 有光会在我们眼中闪烁或有声音出现在我们耳边发出警报。这样难道不也能让我们避免伤害吗?你可能会惊讶的发现我们其实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不能。很多基督徒都读过传教士医生,保罗.布兰德(Paul Brand)所写的书(《疼痛的礼物》The Gift of Pain),保罗在亚洲麻风病患者之间工作了很多年。麻风病的症状之一是使患者的四肢失去感觉疼痛的能力。这就造成了他们一再地受伤(或者忽视伤害,就如布兰德所发现的有些恶化是由于老鼠在夜里啃食患者没有知觉的手脚)。布兰德试图制作压力敏感的手套和鞋子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试着用电磁引起发光或在耳边发出声响来警告他们当他们的身体受到威胁的时候。但是唯一有效的东西是能够在腋下(几处不受这种疾病影响的其中一处)引起强烈的电击。事实上,即使他发明了这种仪器,人们会把它关掉好让他们能完成某项原本会电击他们的任务!这提供了强而有力的理由让我们认为动物的疼痛和苦楚可能是创造生活在定律管制世界中的有肉体生物所无法避免的结果。

在结束之前,让我转向生物集群灭绝的问题。的确,我们的地球确实经历了数次生物集群的灭绝。事实上,如果你去参观芝加哥著名的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内的进化展,你会看到,整个展览是围绕着,根据目前的进化理论论曾经发生在我们世界上的五大集群灭绝事件而展开的。撇开疼痛的问题不谈,为什么神会允许这些物种集群灭绝呢?

首先,这是值得指出,如你所指出的,根据圣经,集群灭绝有时候被描述为神直接安排天意的一部分。在挪亚洪水时期,许多的动物都被毁灭了,这是神对全地及它的罪恶整体审判的一部分。但是怎么解释其他那些集群灭绝事件呢?如果进化故事大体是正确的,那么它们可不可能有什么天意的目的呢?它们确实可能的。科学家们相信6500万年前一颗非常大的流星撞击了地球,使得大量沉积物被投入大气层中。这种沉积物大大的过滤了达到地球的光线,导致大气层急剧降温,从而引起恐龙(主要是冷血的)集群的灭绝。这是最近期大型的集群灭绝事件。如果这个灭绝事件没有发生,那就不可能有大型哺乳动物的进化(与所有那些巨型饥饿的恐龙在一起——想一下侏罗纪公园!),灵长类动物的出现必须要有一路线的发展。它的结果是,如果没有这个事件我们就没有可能出现。

当然,正如你能看到的,这些答案只是刚刚开始挂到这个问题的表面(这是一个与我们如何来看待宇宙的年龄和关于进化论这些问题捆绑在一起的问题) 进行肤浅的研究。我认为基督徒继续参与并设法解决这个问题是至关紧要的,这个问题被基督教信仰的批评家越来越频密,越来越强烈地逼问。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