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23 伊斯兰教对神的观念在道德上有欠缺吗?

December 29, 2014
Q

克雷格博士: 我首先想要感谢您所有的贡献。作为一个穆斯林,我从您的许多文章中获益匪浅,也能够理解基督教信仰。

我的问题涉及神完全慈爱的问题。我最近有幸听了您与谢芭·阿里(Shabir Ally)辩论有关对神的观念。您提出的异议说伊斯兰教对神的观念在道德上欠缺,因为祂不是完全慈爱。

我只想提出几点:

1)你怎么能够明确的证明给我看神有必要是完全慈爱的?你是从本体论证还是通过自然的直觉推论出来的?

2)我从另一位穆斯林那里收到以下的异议,它是这么说的:人所能想像最伟大的个体会有最少可能的本质属性,为什么呢?按照定义最伟大的个体是最有能力的个体(因为它的确解释了万物的存在,这是按照你任意选择任何版本的充足理由律)。接着,一位大有能力的个体会有最少可能的限制。因此,让我们假设安拉有一个负面的基本属性,就是,只要我们带有某种不确定具体反对神迹的自然法则,安拉基本上就不能为我们提供神迹。显然,我们可以设想出一位更伟大的个体!好吧,来说说存在的属性。如果他没有存在的属性他就不能是一位全能的个体,因此,我们必须把这个属性归在他的基本属性中。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想把什么属性归在安拉基本属性上,那么那个建议的人就有义务提供证据。所以,安拉为什么必须是完全慈爱的呢?安拉为什么须要爱一切并有所行动呢?

我认为这一点很有趣,换句话说,当我们在神的身上加上一些绝对的条件,说他不能做某些事,比如说不能爱,难道我们不在限制神吗?说神有选择的权利,因此并不被限制,这不是更好的说法吗?

3)当基督徒告诉我神爱所有的人,甚至爱罪人,我查究一个道德上完美的神怎么能爱一个抗拒神和伤害身边人的罪人呢。我通常得到的回答是神“恨恶罪但却爱罪人”(这显然是在引用甘地的话!)。然而,这真的可能吗?这种推理从来没有应用在法庭的仲裁或神在末日审判时的决定。当某人裁决某事,他考虑有关的人并惩罚他,我们怎么能说神爱被罪和反叛蒙蔽了心的人呢?这难道不意味对这种拒绝默然的许可或者漠不关心吗?我们真的能将罪从罪人身上除去吗?如此,神能爱罪吗?

4)或许让神奖励信徒和义人并给他们爱(或者更多的爱)和感情来维持他们继续的美善, 难道这不就是公义吗。认为神会一视同人的爱所有的人,无论他们在价值观上有多么惊人的差别,好像不太公平。我们难道能说神爱耶稣跟爱世上残暴的压迫者一样吗?我们怎么能说神给每个人完全同样的爱呢?如果神的爱是分等级并因人而异,像托马斯·阿圭那(St. Thomas Aquinas)所声称,那么你就暗中地承认神的爱有公义的一面。因此,对伊斯兰教的神在道德上有缺陷的指控就显得更脆弱了,就如你已经承认神可以因人而定的来斟酌祂的爱。

我很想听听您在这方面的想法,希望能从您的学问中获益。

凯文(Kevin)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凯文,谢谢你这些深思熟虑的问题!我很喜欢跟穆斯林谈论这些对双方都很重要的问题。为了那些读者还没有听过我跟谢芭·阿里(Shabir Ally)的辩论,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背景,重新陈述一下我开幕词中的论点:

这就把我们带到我的第二个论点,即伊斯兰教对神的观念在理性上是不合理的。我提出这个论点,并不是想贬低任何人,或者是攻击某个人。我只是在说伊斯兰教对神的观念实在有问题致使它在理性上站不住脚。让我只提出这些缺陷中的一个:那就是伊斯兰教对神有一个在道德上不完整的关念。

我们都看到穆斯林和基督徒都同意神按照定义就是人能想象到最伟大的个体,除了是全能,全知,全在,等等,能想像到最伟大的的·个体一定也是道德上完美的,这表示神必须是慈爱,有恩典的个体。因此,神,既然是完美的个体,就必须是完全的慈爱。

这也正是圣经所肯定的。圣经上说:

“神就是爱……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翰一书4:8,10)

又说,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耶稣教导我们神对罪人的爱是无条件的,我们在耶稣的浪子和迷失羊的比喻中可以看到,在他与不道德和不洁净的人同席吃饭这个习惯中,和他在登山宝训的教导中,我们都能看到。比方他说: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象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43-48)

天父的爱是不偏心的,普世的,无条件的。

这跟古兰经里的神形成了多么大的对比!根据古兰经,神并不爱罪人。这个事实在古兰经里不断重复地强调。只要听听以下的经文:

“主不爱不信者” (III. 33)
“主不爱不敬虔的人和罪人” (II. 277)
“主不爱为恶者” (III. 58)
“主不爱骄傲的人”(IV. 37)
“主不爱犯罪的人”(V. 88)
“主不爱浪子” (VI. 142)
“主不爱奸诈的人” (VIII. 59)
“主与不信者为敌”(II. 99)古兰经不断地声明神不爱圣经中提到神爱到甚至让自己的儿子为他们死的人!

这似乎与古兰经中称呼神“拉赫曼,拉希姆”——至仁的主,至慈的主全慈悲的——自相矛盾,直到你意识到根据古兰经,神的怜悯只兑现,如果你信祂并行义,然后神就可能忽视你的罪并且奖赏你的好行为。因此,古兰经应许:

“工作,主必定会看到你的工作”(IX. 105)

“每一个人完全得到所应得的” (II. 282)

“,归信,并作善事,守拜功,施天课的人们,可作主处获得报尝,” (II. 277)

根据古兰经,神的爱只为那些赚取主爱的人保留。它说:

“众归信并作善事的人,仁主将为他们发生爱。” (XIX 96)。

所以古兰经向我们保证,神爱那些敬畏他和做善事的人;但是他并不爱罪人和不信的人。因此,在伊斯兰教的观念里,神并不是完全慈爱的。他的爱是偏心的并且必须要去赚取。穆斯林的神只爱那些先爱他的人。因此,他的爱并没有超越耶稣所说的税吏和不信的人所表达的爱。

你难道不认为这是对神的一个不足的观念吗?你会怎么想,若有父母对孩子说“如果你能达到我的标准,并且按照我所说的去做,那我就爱你”?你们中间有些人有过这种父母,他们并没有无条件地爱你,你知道这给你带来情感上的伤疤。作为想像中最伟大,最完美的个体,一切良善和爱的来源,神的爱必须是无条件和公平的。所以,在我看来,伊斯兰教对神的观念在道德上是有缺陷的。我因此无法合理地接受它。

因此对你问题的回答:

1.正如上述所显明的,我以我们基督徒和穆斯林共有的理念,就是神是能想象到最伟大的个体,来作为我论点的出发点。这个对神的·理解,正如你所说的,是安塞姆(Anselm)哲学本体论论证的核心,虽然我们这里并不是要支持这个论证。重点是能想象到最伟大的个体一定是道德上完美的。这似乎是不言而喻:如果一个个体是在道德上有缺陷,那就不是完美,因此就不是能想象到最伟大的。那么,关键是道德完美的宣告包括完全慈爱的质素。这对我而言是直觉上非常明显的,因为爱就是完美的德行,因此,完美的个体必定是一个至善的个体。

2.我并不赞同你所引用你朋友的观点。首先,虽然传统基督教神学是用绝对简单的方式来看神,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认为拥有越少的本质属性就越伟大!(参见每周问答第111题)。其实,事实可能正好相反!能想象到最伟大的个体并不只是在本质上是全能的,而也是自我存在的,永恒的,圣洁的,全知的,全在的,等等。(考虑古兰经里神的99个美名!)所以,我看不到有任何理由说神并不能有许多本质属性。事实上,作为最极限的伟大个体本身就包括具备许多不同的本质属性,就如我在上面列举的那些。

当你的朋友说一位全能的个体会有最低程度的限制,他表达出典型伊斯兰教对神大能的观念,认为神的能力能胜过一切,甚至他自己的本性。神是如此有能力,他甚至可以在审判日对信实的穆斯林说:“哈哈,我愚弄了你们!我要把你们通通送到永恒的地狱,谁叫你们相信我和我的先知!”这个观点认为神甚至不被自己的良善所限制。我完全不同意这会使神成为更伟大的个体。正正相反,这种反复无常的神在道德上有缺陷因此就不完美了。我们必须坚持神的全能是遵循祂完美的道德而运作。

我确实按照你朋友的要求承担提供证据的责任。我的论点是,极限的伟大必然包括完美的道德,完美的道德必然包括全备的爱。第一点似乎是无可否认,关键问题是第二点,它是根据明显的事实:爱是完美的道德还是制造伟大的性质,而且全備的爱好过片面的爱。

3.第三个问题的回答是,“是的,绝对的肯定!”你是可以把罪和罪人分开。每一个好的父母都知道这事实。你叛逆的青少年儿女可以砸碎你的心,正是因为你爱他,即使当他的言行举止都在叛逆和败坏中。如果你不爱你的儿女,你不会觉得如此伤痛。但是事实是你确实爱你的儿女尽管他们任性。

在法庭的场景中,没有理由认为法官尽责无私的实施正义就可能不爱被告。

神爱我们,因为我们是按着他的形象所造的人,因此我们承载着内在的道德价值。他恨恶我们做罪恶的事,也厌恶我们把自己的生命和这世界糟蹋得不像样,但祂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地爱我们。这里并没有任何矛盾;这正是一位有完美道德的个体会做的。

4.这里我们来到非常微妙的一点。请留意我是怎样兑现全備爱的概念:神的爱是无私的,普世的,无条件的。我并没有声明神爱每个人的程度都一样的。也许一样,也许不一样。我不在争辩这一点,我说的是完美道德的个体会绝不偏心地爱人,所有的人,并且没有附加条件。但是安拉对非信徒一点都不爱!这不只是程度上的差异,而是昼夜之别!

当然,那些回应神爱的人会比那些唾弃神爱的人更完全、更深刻地经历神的爱。那就是在恋爱关系里的部分含义。这种与神的关系就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这正是造成天堂如此美好的原因。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都能同意那些已得救的人会得到更能亲身体验神爱的奖赏。

我相信新约圣经的神和古兰经的神在道德上的差别跟在三位一体上的差别一样重要,因为它击中了神是谁的核心问题。

注释:此处提及克雷格博士和谢芭·阿里之间的辩论是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举行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对神的观念》。辩论的视频收录于《基督教及伊斯兰教》Christianity and Islam这套DVD中4 场辩论中的一场。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