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24 对中介知识的误解

October 05, 2014
Q

这是我在莫林纳主义的讨论之后写给一位朋友的一条论证。在论证中我提到中介知识和自由意志主义的自由是不相容的。这在我看来很合理,但是我很想听听您认为我的推理哪里有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哲学家。非常感谢。

论证如下:

当你思考反事实的真假值时,我相信这些陈述本身必须要有足够的资料来证实它们是真的还是假的。

请思考以下的陈述来了解为什么:

“如果你昨天剃了头发,那么你头就秃了。”

这陈述可以推导出两种情况:

1. 这是反事实

2. 这是事实

这是反事实的陈述,因为它违背了现实现象:你昨天没有把头发剃掉。

这是事实的陈述,确实如此“如果你昨天剃了头发,那么你今天就秃头了。”

但是,我们唯一的理由说这个反事实的陈述是真实的是因为虽然它违背事实,它本身包含了足够的资料来决定它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你昨天把所有的头发都剃掉了”的资料本身就足够确定你今天是个秃头。

请考虑一下以下违背事实的陈述:

“如果你在十万帕的压力下来观察水,它必然是液体”。请问:这陈述是真实的吗?

我们的答案必定是“我不知道!”。压力是一个必要的参数,但要说水是液体,我必需知道它的温度。压力温度一起才能决定水的状态,唯有如此我才能判断这陈述是真的或假的。如果假设的条件不能决定反事实的真假值,那我就不能判断陈述是真的还是假的,神也不能,因为我们都缺少足以回答那个独特情况问题的资讯。

当你把这观念应用在中介知识上,就是被造物的自由来违背事实的知识时,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神能在创世之前就知道彼拉多在圣经所描述的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自由选择吗(他会不会将耶稣钉十字架)?如上所示,我们唯一能得知这违背事实是否真实,是如果它包含了足够的资料来决定它的真假值。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知道——将“彼拉多放在圣经所描述的情况下”会奠定“彼拉多会选择把耶稣钉上十字架”。但是这种决定,按照定义,只有在彼拉多没有自由意志主义的自由下才可能存在。 照定义,如果彼拉多有自由意志主义的自由, 那么无论在什么圣经正确条件的情况下,他仍然可以选择这或那。我们并没有完整的资料来得知他确实会怎么选择。因此,神也不可能在创造旨意之前就有对创造物自由意志的中介知识。

此外,我相信神确实有中介知识,但这种可能的唯一理由是:我相信我们有可兼容的自由,而非放任自由主义。

这样表述清楚吗?请随意对我的思维提出挑战。

吉约姆(Guillaume)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吉约姆,你的问题很有意思,因为你想要结合中介知识和兼容主义对自由的观点,这观点认为我们的行为在因果上被我们所处的环境所影响,而莫林纳主义的支持者强调我们可以在允许自由的全然指定情况下保持不受影响。

在我看来,你的观点并不成立,因为它将神的中介知识瓦解了:一则将它归结于神的自然知识(神对所有必然真理的知识),否则将它归结于神的自由知识(神对创世之后所有或然真理的知识)。它属于自然知识如果一旦所有的自然情况和法则都立定了,而它在逻辑上是必然的,来致使一个人做某种选择。它属于自由知识如果一旦所有的自然情况和法则都立定了,而它在逻辑上是或然的,随着人的选择而定。所以,你可以反事实的知识来认定神,没错,就如祂有反事实的知识来预测各种特定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实质事件一样,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中介知识。要算是中介知识,相关的反事实必须 (i) 或然的真实并且 (ii) 在神的指令之前就是真实的。

那么如何解释你对莫林纳观点的评审呢?在我看来你似乎是以一些误解为根据。你说的没错若要探讨真假值,在问题中的反事实必需要有足够的资料来描述当时假设的情况。有些反事实的真假值可能既不真也不假,因为他们所假设的字句中并没有足够的信息。实际上,我们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是:假定在实际世界中,除了所提及的情况改变之外,其他的所有因素都保持不变,我们然后寻问什么是真实的。即使在你所举剃头发的例子中,你也认定那致使头发生长速度的自然法则是不变的!至于涉及到中介知识,阿尔弗雷德·弗得索(Alfred Fredosso)以及托马斯·弗林特(Thomas Flint)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简单的规定他们所谓的“生物的自由来违背事实”必须完全立定他们所预测的情况。这种反事实带有“如果将主体S设在C的情况下,则S将会自由的采取A行动。”的模型。

请注意,我们在这里所谈论的并不是我们知不知道这种反事实的真假值。而是这种反事实到底存不存在一个真假值的问题。没有充分规格所引起的问题不出在我们对这种反事实的知识不够,而是出在更基本的问题上,无论我们知不知道它们的真假值,它们都是既不真又不假。

至于彼拉多在情况C下会自由的采取什么行动,我们规定C的情况必须完全被立定,包括整个世界历史一直到故事所发生的时间。凭借着先前的演绎完全的被指定,那反事实的自由才可能是真的或是假的。但是当你说,

我们唯一说这个反事实的陈述是真实的, 如果它包含了足够的资料来决定它的真实性。也就是说,我们须要知道“将彼拉多置于圣经文本描述的情况下”确实奠定了“彼拉多会选择将耶稣钉十字架”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从定义上说,只有当彼拉多没有自由意志主义的自由时才成立。

你混淆了命题的真假值是奠定在充分的理由上或是因果的选择上。“如果彼拉多处于情况C,他就会自由的执行A”这个反事实只有在它所包含的C完全被立定的情况下才可能是真的或是假的。但是完全被立定的情况并不起决定情况的作用。正相反,他们被限制在规定允许自由的情况下。一个主体会怎么选择并不受他的处境影响,而是由他自己决定他要怎么做罢了。因此,不要混淆命题的决定性和行为的决定性

因此莫林纳主义者完全赞同你“如果彼拉多拥有自由意志主义的自由,那么即使处于圣经所描述的所有正确条件下,他仍然能选择这或那。”一点没错!他可以选择这或那,但是他必然选择这。如果他在C情况下,他会自由选择A,虽然他也可以选择非A。不要把某人会怎么做与他能怎么做混淆在一起,或认为因为他会执行A就不能执行非A。

在这种情况下也并没有资料缺失的问题。只要事件发生的情况完全立定了,反事实都会有一个真假值,而这位全能的神必定知道。祂知道一切命题的真假值,无论我们多无知。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