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5 圣经无误论与复活

August 10, 2013
Q

我读了一场威廉.里.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和巴特.艾尔曼(Bart Ehrman)之间的辩论,我已将它加在附件中。当一位观众直接问到圣经是否是无误的,克雷格拒绝回答他。他只是避开这个问题,并以这不在他们辩论的范围内来回复。

1)有什么外源(正典之外)的资料能够支持耶稣的死、埋葬和肉身的复活,并且升天呢?

2)在福音书完成之前,有关耶稣的信息都是以口述的方式被传播的。我们怎么知道那不是发挥出来的轶闻?比如耶稣是被亚利马太的约瑟安葬的。

3)那么其他行神迹奇事的异教徒,比如划圈欧尼(Honi the Circle-Drawer),哈尼娜·本·多撒(Hanina be Dosa)和 提亚娜的阿波罗尼(Apollonius of Tyana)(第27页)。他们像耶稣一样也能行神迹奇事,这事实难道不贬低了耶稣行神迹的事工吗?

4)那些在不同的福音记载中显明的矛盾要怎么处理呢?请不要以“这些只是次要的细节,不属于核心问题”来回答我。如果我们去一所宣称圣经无误的大学,难道我们不应该能够解释这些问题吗?我引用艾尔曼先生与克雷格辩论中的一段记载在第11页:

“耶稣是在哪一天、几点钟死的?他是在逾越节吃晚餐之前死的,如约翰明确表述的,还是在吃晚餐之后死的,如马可明确表述的?他在中午死的,如约翰的记载,还是在上午九点死的,如马可的记载?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走了全程,还是古利奈人西门背了他的十字架?这要看你读的是哪本福音书。两个强盗都嘲笑十字架上的耶稣,还是只有其中一个嘲笑他、另外一个为他辩护?这要看你读的是哪本福音书。殿里的幔子是在耶稣死之前还是在耶稣死之后裂成两半的?这要看你读的是哪本福音书。或者采取那个有关复活的记载。谁在第三天去了坟墓?是马利亚自己还是马利亚和其他的妇女?如果是马利亚和其他妇女,有多少的其他妇女在那里,她们是谁,叫什么名字?大石头是在她们到那里之前就挪开了还是之后?她们在坟墓中看到了什么?她们看到一个人,两个人,还是一个天使?这要看你读的是哪个记载。要她们告诉门徒什么?门徒们应该留在耶路撒冷等着见耶稣,还是到加利利去见耶稣?妇女们有没有告诉任何人?这要看你读的是哪本福音书。门徒们从来没有离开耶路撒冷,还是他们立即离开耶路撒冷去了加利利?所有这些都取决于你读的是哪个记载。

谢谢你能提供的任何帮助。请不要介绍某本书或者某个网站,因为我正在阅读以下这些辩论:麦克道尔所写的鉄证待判(Evidence Demands a Verdict by McDowell)和斯卓伯所写的为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 by Strobel)。

我可以从世界第一流的基督教护教中心得到直接而明确的答案来回复我以上的每个问题吗?

谢谢您,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你能得到这些问题的直接答案吗?绝对没问题!请继续读下去。

首先,布大局,当你说我在与巴特艾尔曼的辩论中,就圣经无误的问题只是回避时,这说法是带有成见的。我跟他辩论的题目是:耶稣的复活是否有历史的证据。我认为,一个更合情理并且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克雷格把持着辩论的主题,拒绝让艾尔曼将它转到肯定圣经无误的讨论上,好让他可以抨击克雷格的客观性,因此,抨击他作为历史学家的正直完整性;但克雷格知道他对耶稣复活的提案并不预先假定圣经无误,因此他拒绝踏进这陷阱。”

正如我在每周问题第11题“如何看待圣经里的错误?”中的解释,当艾尔曼还是基督徒的时候,他有一个不完全的神学系统,在其中无误论处于他信仰网络的核心地位,以至于一旦他肯定圣经中的一个错误,整个网络就崩溃了。结果,无误论的教义在他的思想中异常的重要。但是我提出的耶稣复活的案例根本不预先假定文献的无误性,以至于在相信复活的这件事上无误论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现在来看你的问题:

1、在正典之外还存在哪些资料可支持耶稣死亡、埋葬和肉身的复活,以及升天?

实际上,有很多正典之外的资料支持耶稣的死亡、埋葬和复活,我猜这些资料是你从来没有想过的。你想的是后来正典之外的资料(在此简称外典资料)像约瑟夫(Josephus )和塔西佗(Tacitus)。但是真正有意义的外典资料是更早期的那些,也就是说是新约作者们本身所依据的资料。在你呼喊犯规之前,你需要了解这些资料本身并不在正典里,而要追溯到比正典书卷在时间上更接近事故。因此,这些就成为了现今对历史上的耶稣研究的中心,而非后期的外典资料。老实说,如果你的焦点聚在有什么后期的外典资料来证明耶稣,那你就真的错失良机了。

这些资料都包括什么呢?马可选用的耶稣受难的故事,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3-5中列举的信仰告白,马太的被称为M的特殊资料,路加的被称为L的特殊资料,等等。其中的一些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早期资料(这可以用来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在马可福音之前流传的耶稣受难故事可能追溯到30年代,并且是根据目击者的证词;在保罗于哥林多前书15:3-5的信仰告白之前的资料可追溯到耶稣死后的几年甚至是几个月。我觉得你可以了解这些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资料而不是后来约瑟夫所记载的那些。

这些资料为耶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提供了丰富并且独立的见证。有关耶稣的后期参考资料,如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Tacitus),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叙利亚作家马拉巴谢拉皮恩(Mara bar Serapion),拉比教义的著作,以及圣经以外的基督教作家们所提供的都证实了新约圣经的记载,而实际上并没有给我们任何新的有关耶稣的资料。你可以在弗朗斯(R. T. France)的佳作《支持耶稣的证据(1986)》或者在罗伯特·范·沃斯特(Robert Van Voorst)确切的《新约之外的耶稣(2000)》中找到这类资料来源的引用和讨论。然而,对历史学家来说,关键并不在这些后期的资料,而在新约圣经文件本身以及它们的资料来源。

这就引起了我对你的质疑:为什么你对外典资料来源而非对主要资料本身的来源感兴趣呢?你的问题是否泄漏了你对新约圣经文本在历史上是不可靠的偏见呢?却对新约之外若存有涉及耶稣的资料来源,噢,那才真正算是证据!

你需要记住的是,起初没有称为“新约圣经”的书。只有这些独立的文件像路加福音、约翰福音、使徒行传、保罗给哥林多、希腊以及其他地方教会的书信等从第一世纪流传下来。直到几个世纪之后,教会才正式把这些文件都收集在一起,形成一本书,成为今日所被称为的新约圣经。教会只采纳了最接近耶稣和初期门徒的早期资料来源,而排除了那些后来的、二手的记载,如捏造的伪经是人人所知的假货。所以从最本质的因素来说,最高品质的历史资料都被编选入新约圣经中。坚持只能从新约圣经以外的著作中取证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在要求什么。他们要求我们抛弃初期的、关于耶稣的首要资料,却接纳后来的、二手的、更不可靠的资料,这就是历史方法论的荒唐。

真正的问题是,究竟这些有关耶稣生平又被编入我们现在称之为新约圣经中的的文本有多可靠呢?这就把我们带进了你的第二个问题。

2、在福音书写成之前,耶稣的信息是以口述的方式被传播的。我们怎么知道那不是发挥出来的轶闻呢?比如耶稣是被亚利马太(Arimathea)的约瑟安葬的。

在这个网站上,在我的文章“耶稣是谁?”中我论述了五个理由为什么我们能对福音书的一般可靠性有信心:

1、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轶事遗闻的影响来抹杀历史不变的事实。
2、福音不同于民间传说或当代的“都市轶闻”。
3、犹太人神圣传统的传承有完善的发展并且是可靠的。
4、对耶稣传统的修饰有显著程度的限制,如在现场的目击者和使徒的监督。
5、福音书的作者们都有历史可靠性的良好记录。

在这里我不再重复我在那里所说的。

除了这些一般性的考虑,学者们已经诠释了一些“鉴定真实性的标准”来帮助检测有关耶稣历史性可靠的信息,即使在某些看来不是很可靠的文件中。这些标准真正的用意是斟酌某种证据的果效根据资料来源的各种说法或事故叙述的可能性。对于某种说法或某个事件S,某类证据E和我们的背景知识B,这标准会如此陈明,在所有相同的情况下,Pr(S|E&B)>Pr(S|B)。换句话说,其他因素不变,某事件或说法的可能性会因它具有早期独立的认证而增加它的概率。

有哪些因素可以作为证据E致使提高某种说法或事故S发生的概率呢?以下是一些主要的因素:

1、历史的吻合性:S符合在S发生的背景中已知的历史事实。
2、独立的早期证据:S在多种资料来源中出现,这些来源很接近据称S发生的时间,而且它们彼此之间是独立的且没有共同的资料来源。
3、不体面:对S信息来源的人来说,S是让他们尴尬或不利的。
4、差异性:S不像先前犹太人的思想形式和/或随后的基督教思想形式。
5、犹太主义:在叙事中有亚兰文或希伯来语言形式的痕迹。6、一致性:S与已公认的有关耶稣的事实一致。

请注意,这些标准没有事先假设福音的一般可靠性。反而,它们的焦点是集中在一个具体的说法或事故上,并为设想耶稣生平具体内容的历史性提供证据,而不理会报道这些具体说法和事故的文件的一般可靠性。因此这套标准也同样适用于伪经福音书、或犹太教的著作、甚至是古兰经中关乎耶稣的记载。当然,如果福音书能被展示为一般可靠的文献,那就更好了!但是这套标准并不依据这类的前提。它们是用来帮助从历史的糠粃中发现历史的核心的工具。因此,我们不需要捍卫福音书一般的可靠性或福音书中对耶稣的每一个陈述(更不用说它们的无误性了!)。

现在,特别在有关亚利马太的约瑟安葬耶稣的这件事,这是有关耶稣最得到公认的事实之一。本文的篇幅不允许我深入讨论有关埋葬证据的所有细节。但是让我来谈谈下面两点:

首先,耶稣的埋葬在非常早期的独立资料中被多方证实。耶稣被亚利马太的约瑟安葬在坟墓的记载是马可的耶稣受难故事资料来源中的一部分。此外,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3-5中引用的信仰告白提到耶稣的埋葬:

.。。。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
而且埋葬了;
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

但是,我们可能怀疑:在信仰告白中提到的埋葬与被亚利马太的约瑟所埋葬是否同一事件吗?比较这四句告白、福音书中的叙述和使徒行传中的讲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哥林多前书15:3-5 使徒行传13:28-31 马可福音15:37-16:7
基督死了...... 虽然查不出他有当死的罪来,还是求彼拉多杀他。 耶稣大声喊叫,气就断了。
他被埋葬了...... 他们把他从木头上取下来,放在坟墓里。 约瑟买了细麻布,把耶稣取下
来,用细麻布裹好,把他放在坟
墓里。

 

他复活了...... 神却叫他从死里复活...... “他已经复活,不在这里;请看
安放他的地方。”
他显现了...... ......那从加利利同他上耶路撒冷的人多日看见他,这些人如今在民间是他的见证。 “但是去告诉他的门徒和彼得说, 他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

这些独立的传统有这么明显的一致性是极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这四句话的信仰告白是耶稣受难和复活包括他安葬在坟墓中这些基本事件纲要式的总结。因此,我们从两个最早的、独立的新约圣经的来源中得到了耶稣被埋葬在坟墓中的证据。

但这并不是全部!在马太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所使用的资料中也能找到耶稣被约瑟埋葬进一步的独立证据,更不用提圣经以外的彼得福音书了。马可的描述与马太和路加的描述中之差异示意着后者有从马可福音之外得到的资料来源。这些差异不太可能解释为马太和路加是由马可福音编辑上的改变因为他们的零星落索和不平行的状况,无故遗漏的事件,如彼拉多对百夫长的审问,而且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在措词的一致性是马可福音所没有的。此外,在约翰福音中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关于埋葬的独立资料来源。最后,在使徒行传中我们有早期使徒的讲道,这些讲道可能不完全是路加的创作,而是所保存早期使徒的讲道。这些也提到了耶稣被安葬在坟墓里。因此,我们有相当多(至少有四个)或许更多有关耶稣被埋葬的独立资料来源,其中一些是非常早期的。

第二,作为谴责耶稣之犹太公会的一个成员,亚利马太的约瑟不像是基督教所捏造的人物。约瑟被描述为一个富人,犹太公会的一个成员。公会是七十个犹太教领袖所组成的一种犹太人的高级法院,在耶路撒冷处理政事。早期教会对犹太的公会成员存有敌意,这是可以理解的。在基督徒看来,他们利用法律来设计耶稣的谋杀。例如,在使徒行传中的讲道甚至说是犹太人的领袖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使徒行传2:23,36; 4:10)!鉴于他的公会会员的身份——马可记载着他们所有的人都投票来定耶稣的罪——,约瑟是他们想象中最不可能会照顾耶稣的人。因此,用已逝新约圣经的学者雷蒙德·布朗( Raymond Brown)的话说,约瑟埋葬耶稣是“非常可能”的,因为“几乎无法解释”为什么基督徒会编造出一个犹太公会会员善待耶稣的故事。

因为这些和其他的理由,绝大多数的新约圣经评论家同意耶稣是被亚利马太的约瑟安葬在坟墓里。就连艾尔曼和大部分的学者都确认了这一点,你为什么不能确认它呢?

3、那么其他行神迹奇事的异教徒,如划圈欧尼(Honi the Circle-Drawer),哈尼娜·本·多撒 Hanina be Dosa和 提亚娜的阿波罗尼 Apollonius of Tyana。他们像耶稣一样也能行神迹奇事, 这事实难道不贬低耶稣为神迹创造者的身份吗?

首先,这些人都不是行神迹奇事的异教徒。欧尼(Honi)和哈尼娜·本·多撒是犹太圣人,他们因行神迹而出名。这些人物的存在,不仅没有损害福音书所记载的历史事实,而且强化了福音书对耶稣行神迹记载的可信性,因为它展现了第一世纪犹太教对这类的活动非常的熟识,而且排除了在耶稣身上套上异教神话中所谓的“神人”形象所影响的结果。

耶稣行神迹的故事在福音传统的各阶层中有如此广泛的代表性,认为它们的根源不是出于耶稣的生命就简直是幻想。因此,新约圣经学术界的共识是,耶稣确实开展了行“神迹”的事工——但是可能有人需要阐述或解释这些神迹。经过长久对耶稣所行的神迹精细的研究,约翰·迈耶珥(John Meier )总结说:

因此,耶稣作为一位医治疾病和痊愈残疾者的认证远超过耶稣为驱鬼师的认证......总而言之,在耶稣公开的事工中他所行的并被视为一位驱鬼者和治愈者的陈述与我们对历史上的耶稣所能作的任何其他陈述有同样的历史证据(迈耶珥,一个被挤到边缘上的犹太人(Meier, A Marginal Jew),2:969 - 70,我的重点)。

耶稣的神迹,如他的赶鬼,都被认为是神国降临的迹象。因此,它们的作用根本上就与希腊魔术师或犹太圣人所行的異事不同。此外,耶稣的神迹与欧尼和哈尼娜的神迹不同是在于:耶稣从来没有祈求神迹得以实现;他可能会先感谢天父,但是接下来他就自己促使神迹的发生。他靠他自己的名如此行,而非神的名。不单如此,无论是欧尼(Honi)还是哈尼娜(Hanina)都没有开展预言的事工,没有作弥赛亚的宣称,或者与他们的神迹相配合的新教导。因此,耶稣是超过了只是另外的一个有魅力的犹太圣人。

至于提亚娜的阿波罗尼奥斯,在很大程度上是菲洛斯特拉图斯(Philostratus)在几世纪后为蓄意反对基督教而捏造的一个人物。当时,教会增长巨大,极具影响力,所以菲洛斯特拉图斯(Philostratus)就塑造了阿波罗尼奥斯(Apollonius) 作为一个异教人物来替代耶稣。请问这怎能以任何方式来破坏福音书所记载耶稣神迹的历史可信性呢?

4. 那些在不同的福音书记载中显明的矛盾要怎么处理呢?

格兰特,我在这里给您一个直接的答案: 它们是无关紧要的。我可以接受所有这类明显的差异是无法解决的,它一点都不会影响我的历史论证。你不相信我吗?那么就让巴特艾尔曼(Bart Ehrman)为他自己辩证。他认为他所列出的那些看上去矛盾的地方能破坏我的论证所依据的那些事实的历史可信度吗?不能!他说:

耶稣的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不幸的是,它也是是历史学家们很难处理的一个涉及耶稣的传统。就像我所说的,有关耶稣死后的事情,有两件是我们能够肯定的。我们可以相当肯定的说,例如,他被埋葬了......

一些学者争论说,更可信的说法是:耶稣其实被放置在公共的墓场中,这种情况有时会发生;或者像许多其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人一样,只是被留在那里给食腐动物吃罢了(这也常常发生在罗马帝国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人身上)。然而记载却相当一致的陈述(我们所拥有最早期的记载都一致的如此陈述),说耶稣确实是被亚利马太人约瑟所埋葬,所以很可能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

我们也有牢靠的传统来表明三天之后妇女们发现这个坟墓是空的。这在我们所有的早期和近期的福音资料中得到证明,因此它看来是一个历史事实。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有(某种程度的)把握说,耶稣死后,埋葬了,很可能被亚利马太人约瑟安葬的,三天后,他显然不在他的坟墓里(“从耶稣到君士坦丁:早期基督教的历史”讲座 4:“涉及耶稣的口头和书面传统”[教学公司,The Teaching Company2003])。

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事件,同样的得到双倍,甚至更多倍的肯定。广泛公认此事件是历史上的耶稣最牢靠的基本事实,只有疯子( kooks)和真正的穆斯林信徒会否认这事实。然而,艾尔曼前面五个差异都不是与被埋葬和空坟墓的记载有关连,而是关乎钉十字架的叙述!你难道会因为这些叙述上的不一致,而否定拿撒勒人耶稣在公元30年犹太逾越节期间被钉在十字架上吗?格兰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将不仅在理性上偏激了,而且表明了你并没有寻求真理的诚意。

格兰特,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拒绝被卷入坟墓里有多少个天使的争论了吗?就针对空坟墓的历史性来说,它是无关紧要的。

你说那些就读于承认圣经无误论的大学里的人应该能解释这些差异。格兰特,这是很滑稽的。为什么认为霍姆奎斯特(Holmquist)教练应该能够解释这些差异呢?为什么认为在新约圣经系里的某些人应该能够解释这些差异呢?也许就是没有足够的历史资料可用来解决每一个差异。在我看来,你一定以为相信圣经无误是归纳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实在需要读读我的每周问答中的“如何看待圣经里的差错?”那周(第11周)的论述。

我猜你真正想要说的是那些附属这类大学的人应该对这些差异的解释感兴趣,而不应该回避它们,正如你对我的指责一样。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们圣经无误论者应该对解释这些差异感兴趣。但每一件事情有每一件事情该发生的时间和场合。就一场针对耶稣复活的历史证据的辩论而言,因为时间有限,又因为这辩论的中心事实为大多数该领域的学者们所同意,所以那场辩论不是被转向到这种讨论的时候。这种讨论可以有效地进行并且也正在其他场合进行中。

因此,让我们一个一个的来讨论:

被钉十字架的日子和时间:所有的资料来源都同意说耶稣是在星期五被钉十字架的。争议在于逾越节是在星期四还是在星期五。对观福音书似乎认为耶稣与门徒最后的晚餐是星期四晚上逾越节晚餐。约翰同意在被出卖和被抓之前,耶稣确实在星期四晚上在阁楼里与他的门徒分享了最后的晚餐。但约翰说,犹太人的领袖想在星期五晚上逾越节晚餐开始之前就把耶稣除掉。所以逾越节是在星期四还是在星期五呢?整个争议就在这里!(我希望这能帮你从整体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有一个可能是,约翰把逾越节移到星期五是为了让耶稣的死符合圣殿里宰杀逾越节羔羊的时间。但也可能不是:因为在一世纪的巴勒斯坦所使用的日历是有争议的,献祭活动可能为期超过一天。法利赛人和加利利人认为一天是从日出开始到下一个日初结束。但撒都该人和从犹太来的人认为一天是从日落开始到下一个日落结束。当今时代,我们采取了我认为是相当怪异的惯例,一天开始于午夜,结束于下一个午夜。这种计算时间上的差异完全扭曲了某些事件的时间记载,就像你在下面的图表中所看到的。

逾越节的羔羊在尼散月的14日被献。根据加利利人计算日子的方法,尼散月14日是从我们所谓的星期四早晨六点开始的。但根据犹太人计算日子的方法,尼散月14日是在那之后的12个小时才开始,大概在我们的星期四下午六点。因此,当加利利人根据犹太人的规定,在尼散月14日下午宰杀逾越节的羔羊,他到底在那一天杀的羊呢?是星期四。但是,当犹太人在尼散月14日下午献上他的羔羊,那又是哪一天呢?是星期五!当夜幕降临时,根据他计算日子的方法,在尼散月15日设摆羔羊的筵席。因此,为了满足加利利的法利赛人和犹太的撒都该人之要求,圣殿的祭司不得不在星期四和星期五两天来进行逾越节的献祭活动。作为一个加利利人并知道他即将被抓,耶稣选择在星期四晚上庆祝逾越节,但是负责逮捕耶稣的祭司长和文士们使用的是犹太的日历,正如约翰所说。虽然我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两天都有逾越节的献祭,但是这样的一个解释是非常可信的。在逾越节期间,聚集到耶路撒冷的人口达到约125,000人。从逻辑上看,圣殿的祭司们不可能在一个下午从3点到6点就帮助那么多的人献上他们的羔羊。他们必须用超过一天的时间来完成献祭,这就使耶稣和他的门徒在他被抓之前的那个星期四晚上庆祝逾越节成为极有可能的事情。

同样关于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间:马可说,钉十字架是在第三个时辰,就是上午9点,但约翰说耶稣“大概在第六个时辰”被处死,那大概在中午时分。也可能约翰又把时间推后。但也可能没有:在对关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中,唯一指出的时间(只有一个例外)就是第三个、第六个和第九个时辰。很显然,在一个没有现代计时工具的时代,大概的数字或者四分之一天就被使用。第三个时辰可以是上午九点和十二点之间的任何时候。

耶稣一路上都背着他的十字架吗?不是的,古利奈人西门可能是一个历史人物,他的角色在约翰的记载中被删略了。当耶稣实在是太虚弱无法一个人扛着十字架到骷髅地,士兵们就强迫西门承担扛十字架的工作。

强盗有否责怪耶稣?马可只是说,那些与耶稣一起被钉十字架上的人辱骂他。没有提供细节。但是路加讲到其中的一个强盗表达了对耶稣的信心。你可能把路加的故事当成十字架叙述的虔诚发展。但是我们怎么知道路加没有根据一个独立的资料来源记载了这个人的悔改,而马可却删略了它呢?我对在这里存在真正的矛盾完全没有信心。

什么时候殿里的幔子裂开的?这一所谓的差异纯粹是想象的,因为马可和路加提到了殿里的幔子裂成两半,但没有特别指定其时间。路加一定会非常吃惊的得知一些现代的读者指责他与马可的记载相矛盾,因为他把发生在基督死时发生的超自然的迹象组合在一起。

谁去了坟墓?一群妇女,其中包括总是被指名道姓的抹大拉的马利亚。约翰把焦点集中在她的身上是为了戏剧性的效果,但他知道还有其他妇女,明显的在马利亚的话看见:“有人把主从坟墓里挪了去,我们不知道放在哪里”(约翰福音20:2对比约翰福音20:13)。我们不知道所有其他妇女的名字,但她们当中包括另外一个马利亚,她是雅各和耶西的妈妈,还有撒罗米。顺便提一下,在叙述中发现空坟墓的是妇女而不是男人,这是致使大多数学者接受这记载的历史性最有说服力的因素之一。

石头在她们到那里之前就滚开了吗?并且她们看到了什么?是的,是挪开了,在这一点上没有差异。她们看到了一个或两个天使。马可福音中记载的“少年人”显然是一个天使的造型,他的白袍,他的启示性信息,以及妇女们看见他时的恐惧和战惊都可以为证。此外,马可福音最早的解释者(马太和路加)都把这个少年人理解为天使。

告诉了他们什么呢?他们被告知去加利利,在那里他们会见到耶稣。因为路加没有打算记载耶稣在加利利出现的情形,为了写作的目的他改变了马可福音中对天使所报信息的措辞。耶稣在加利利显现是非常古老的传统,几乎普遍的都被接受了。

妇女们告诉了任何人吗?她们当然告诉人了!马可说她们没有告诉人,显然他指的是在她们逃回到门徒%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