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16 屠杀迦南人

November 26, 2013
Q

问题1:

在论坛中有一些针对神发号司令要犹太人在应许之地对当地人进行“种族灭绝”之事提出了很好的问题。如您在您的著作中所指出的,这种行为不符合西方人把神视为天上伟大慈父的观念。我们肯定能找到公正的理由来解释那些人受到神的审判是因他们的罪、如偶像敬拜和把小孩当做牺牲品来献祭,......等等。但更难回答的问题是为何杀死小孩和婴儿,如果这些小孩仍然幼稚跟婴儿在他们所处的社会所犯的罪上是完全无辜的。我们怎能调解这位司令要杀死这些孩子的神与神是圣洁的概念呢?

谢谢您 !

司提反.施(Steven Shea)

问题 2

我听过您辩护旧约圣经中的暴力,说神使用以色列的军队来审判迦南人是合理的。因此以色列人灭绝迦南人在道德上是正确的,因为他们遵从神的命令(如果他们不遵行神的话去灭绝迦南人,那他们就犯错了)。这有点像穆斯林对道德的定义并将穆罕默德的暴力和其他有道德问题的行为合理化(穆斯林将道德定义为行神的旨意)。您有没有看到您护卫旧约时代的暴力和伊斯兰教护卫穆罕默德和古兰经中表扬的暴力有什么差别吗?在跟穆斯林交谈时,暴力、有道德争议的行动以及古兰经的经文都值得争论的话题吗?

匿名者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根据摩西五经(旧约圣经的前五部书),当神把他的选民从埃及为奴之地呼召出来,回到他们祖先之地的时候,他指示他们要杀死生活在迦南的各族之人(申命记7:1-2;20:16-18)。那种消灭是非常彻底的: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要杀死。约书亚记讲述了以色列在迦南全地一个城市接着一个城市来执行神这命令的故事。

这些故事触犯了我们的道德情感。然而,讽刺的是,在西方世界的道德情感主要是,对许多人来说在下意识层面都是被犹太教/基督教传统所熏陶出来的,它教导我们人性的内在价值,处事要公正而非任意妄为的重要性,以及惩罚必须要与所犯的罪相称。圣经本身所灌输的价值观是这些暴力故事所违反的。

杀死所有迦南人的命令是这么刺耳的,正是因为它与希伯来圣经所刻画的耶和华,以色列的神,似乎不相称。与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这个人的诽谤言论相反,希伯来圣经的神是公义、长久忍耐并满有怜悯的神。

您读旧约圣经的先知书不可能感觉不到神对贫穷的、受迫害的、失意的、孤独的...这等人深刻的关爱。神要求公正的法律和公正的统治者。祂简直是恳求人们从不公正的方式中悔改好让祂可以不审判他们。“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西结书33:11)。

他甚至派先知到异教徒的城市尼尼微,因为他怜悯那里的居民,“他们连左手右手都不能分辨”(约拿书4:11)。摩西五经本身就包含了十诫,是古代最伟大的道德法典之一,十诫塑造了西方社会的形态。即便是严格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也不是报复的指示,而是为防范对任何侵犯过度的惩罚来遏制极端的暴力。

神的审判绝对不是变化无常的。当主宣告他定意要审判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行时亚伯拉罕大胆地问,

“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世记18:23-25)。

像中东商人讨价还价一样,亚伯拉罕不断的降低他的价格,每一次神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他,向亚伯拉罕保证,就算城里只有十个义人,为他们的缘故他也不毁灭那城。

那么,耶和华命令以色列军队消灭迦南人是在做什么呢?正是因为我们所期望的耶和华行事公正,富有同情心,我们才认为这些故事很难理解。祂怎么可能命令士兵们去屠杀孩子呢?

在试图回答这个难题之前,我们最好先静下来扪心自问,在这里有什么利害关系。假设我们同意,如果(至善的)神存在,他是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命令。这个想法的后果呢?耶稣没有从死里复活吗?神不存在吗?绝对不是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常听到哗众取宠的人提出这个问题来作为反驳神存在的道德论证。但是,那显然是不正确的。声称神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命令不能篡改或削弱我所捍卫的道德论据,不论是第一或是第二个前提:

1、如果神不存在,客观的道德价值就不存在。

2、客观的道德价值确实存在。

3、因此,神存在。

事实上,只要无神论者认为神命令灭绝迦南人是做了道德上错误的事情,他其实就在肯定前提(2)。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在我看来,问题在于如果神不可能发布这样的命令,那么圣经故事一定是假的。不然这事故从来就没有真正发生过,只是以色列人的民间传说;或者如果它们确实发生了,那么以色列人,出于他们的民族热情,认为神是站在他们的一边,声称神命令他们犯下这些暴行,实际上祂并没有这样做。换句话说,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出在对圣经无误论的反对。

讽刺的是,许多旧约圣经的评论家其实怀疑征服迦南的那事确实发生过。他们把这些故事当做以色列建国的传说,类似于罗慕卢斯(Romulus)和雷姆斯(Remus)以及罗马建国的神话故事。这样,对这类评论家来说,神发布过这种命令的问题就消逝了。

这就把问题摆在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上!对圣经无误论的质疑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但它并不像神的存在或者基督的神性那类!如果我们基督徒对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问题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答案,并且被说服认为这种命令与神的本性是不一致的,那么我们将不得不放弃圣经无误论。但是,我们不应该让提出这个问题的非信徒带出这种弦外之音还能侥幸逃脱。

我认为应付这个问题的一个好的开端是阐明奠定我们道德判断的理论。根据神圣诫命道德的版本,这是我所维护的,我们的道德责任是由圣洁,慈爱的神所颁布的诫命组成的。既然神不向祂自己发布命令,所以祂没有需要履行的道德义务。他肯定不受限于跟我们一样的道德义务和限制。例如,我没有权利夺取一个无辜人的生命。我若这样做就是谋杀。但是神不受这种限制。祂可以选择赐予生命,也可以选择挪去生命。当我们指责一些权威人士擅自夺取别人的性命时,说他们“充当神”,我们都认识到这一点。权威人士独自垄断唯独属于神的权柄。神毫无义务延续我的生命多一秒钟。如果祂想把我击毙,那是他的特权。

这所引申的就是当神鉴别适可时,祂有权夺取迦南人的性命。他们能活多久以及他们什么时候死都取决于神。

所以问题不在神结束了迦南人的性命。问题是在祂命令以色列的士兵来结束他们的性命。这难道不像命令某人去谋杀吗?不, 不是的。反过来,既然我们的道德义务是根据神的命令来决定的,所以他要求某人去做某事,这件事如果不是出于神的命令,那就是谋杀。以色列士兵有义务根据神的命令采取这行动,倘若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采取这行动,那就错了。

那么,按照神命令的理论,神有权命令一个行动,这行动若不是出于神的命令,就是罪过;但是基于神的命令,它就成为是道德上的义务。

好,但是这种命令难道不违背神的本性?让我们更仔细的来看这件事。可能来参考耶和华毁灭所多玛的故事是很重要的——同时考虑神对亚伯拉罕神圣的保证,如果所多玛城里有十个义人,就城不会被毁灭——成为征服迦南和耶和华命令毁灭那城市的部分背景。这暗示迦南人不是义人,而是处在神的审判之下。

实际上,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之前,神就告诉亚伯拉罕:

“你要的确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别人的地,又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们四百年......到了第四代,他们必回到此地,因为亚摩利人 [迦南人的部落之一] 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世记15:13,16)。

想想看!神对迦南部族的审判保留了400年,因为他们的罪恶还没有达到无法忍受的地步!这就是在希伯来圣经中我们所认识长久忍耐的神。他甚至允许自己的选民痛苦为奴四个世纪,然后才决定迦南人的罪孽满盈到该审判的时候了,才把他的子民从埃及呼召出来。

到他们被毁灭的时候,迦南文化实际上已经是非常的放荡和残忍,迎纳仪式性的卖淫和甚至把孩子当做牺牲品献祭类的宗教活动。迦南人要被毁灭,“免得他们教导你们学习一切可憎恶的事,就是他们向自己神所行的,以致你们得罪耶和华你们的神”(申命记20:18)。神在道德上有充分的理由来审判迦南地,以色列只是祂施行公义的工具,就如几个世纪之后神使用外邦的亚述国和巴比伦来审判以色列一样。

但是,为什么要夺走无辜孩子的性命呢?这种可怕的彻底消灭无疑是与防备以色列民族被外邦国家同化有关。在完全毁灭迦南人的命令中,主说:“不可与他们结亲,不可将你们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也不可叫你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因为他必使你的儿子转离不跟从主,去事奉别神”(申命记7:3-4)。这个命令是构成整套复杂的犹太仪式律法的重要部分,区分洁净与不洁净的做法。对现代西方人的思想,许多旧约律法里的规定好像非常离奇又毫无意义:亚麻布不能和羊毛混在一起,不能用相同的容器盛肉和奶制品等。这些规定大体的重点是要禁止各式各样的混合。区分的界限被清楚的划定:要这样,不要那样。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有形的提醒:以色列人是神分别为圣的一个特殊的民族。

我有一回跟一位印度的宣教士谈话,他告诉我东方人的脑子里有一个根深蒂固合并的倾向。他说,印度教徒听到福音会微笑着说:“Sub ehki eh, sahib, sub ehki eh!”(“万象归一先生,万象归一!” [讲印度话的人请原谅我的音译!])。这导致几乎不可能进一步接触他们,因为即使逻辑上的矛盾都被纳入整体。他说,他认为神给以色列那么多有关洁净和不洁净没道理的命令是为了教他们矛盾的定律!

通过设置如此强烈,严厉的对立,神教导以色列人任何与外邦偶像崇拜的同化都是不能容忍的。这是祂的方式来保存以色列人灵命的健康和子孙后代。神知道,如果允许这些迦南人的孩子们存留,他们会同化以色列人。杀死迦南人的孩子,不仅预防与迦南人同化,而且也有助于描绘以色列人是神独特拣选分别为圣令人震惊和切身的插图。

此外,如果我们相信(如我所信的)神的恩典会达到那些在婴儿或年幼死去的孩子,这些孩子的死亡其实就是他们的救赎。我们这么习惯一个属世的、自然主义的观点,我们忘了,那些死去的人很高兴离开这个世界到天堂享受无比的喜乐。因此,神取走这些孩子们的生命是没有错的。

因此,神命令消灭迦南人得罪了谁呢?不是迦南的成年人,因为他 们败坏了,理应受到审判。不是孩子们,因为他们承受了永生。那么,得罪了谁呢? 讽刺的说,我认为整场辩论最困难的部分是明显的得罪了以色列士兵自己。你能想象闯到房子里杀死吓得浑身发抖的妇女和她的孩子会是什么感受?这些以色列士兵残忍屠杀的经历是令人不安的。

然而,话又说回来,我们是从一个基督教所影响西方人的立场来看这件事。对古代的人来说,生活本来就是残酷的。对古代生活在近东的人,现实生活就是暴力和战争。这个事实的证据就是诉说这些故事的人显然认为命令以色列士兵去做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尤其如果这些是他们建国的传说)。没有人对那些士兵要杀死迦南人而坐立不安;他们这样做却是国家的英雄。

此外,再回到我上面的重点。没有什么更能对以色列展示他们独特拣选的严肃性,为神所分别为圣的子民。耶和华不能轻慢的。他是十分认真的。如果以色列人叛道,同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正如C.S.路易斯Lewis所说的:“阿斯兰(Aslan)不是一只驯服的狮子。”

现在,这一切与伊斯兰圣战(Islamic jihad)有何相关呢?伊斯兰教视暴力为传播伊斯兰教信仰的工具。伊斯兰教将世界分为两大阵营: the dar al-Islam(服从之家)和the dar al-harb(战争之家)。前者指那些已经被伊斯兰教所征服的那些领土,后者指那些还没有被他们征服的国家。这就是伊斯兰教对世界确实的看法!

相比之下,对迦南的征服代表了神对那些人公义的审判。祂的目的根本不是要他们皈依犹太教!战争不是用来当作传播犹太信仰的工具。此外,屠杀迦南人代表了一个不寻常的历史情景,并非寻常的行为方式。

那么,伊斯兰教的问题不在它错误的道德理论;而在它拥有错误的神。如果穆斯林认为,我们的道德责任是由神的命令构成的,那么我同意他。但穆斯林教徒和基督徒对神本性的看法完全不同。基督徒相信神爱所有的人,而穆斯林相信神只爱穆斯林教徒。真主阿拉对不信他的人和罪人是没有爱的,因此,他们可被肆意杀戮。此外在伊斯兰教,神的全能高过一切,甚至高过他的本性。因此,在与人类打交道时他是完全任意的。相形之下,基督徒相信神的诫命源于他圣洁和慈爱的本性。

问题所以就不是谁的道德理论正确,而是谁才是真神?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