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395 填补诉诸无知的神

December 29, 2014
Q

亲爱的克雷格博士,

非常感谢您的网站。作为一个开场白,我想以您对我生命的影响,和那“偶然”(引号是刻意的)的道路把我引到您哪里去来作开场白。希望您最终能回答我的问题,这对我是非常重要的。您可以决定要不要分享这个故事作为问题的一部分,但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题目了。

大约一年前,我曾自称为信徒,但在理智上却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我在90年代就读于一所常春藤盟校,在那里的教导是科学和宗教须要划清界限,并且圣经的书卷都是在几世纪之后由非见证人写的。我就“相信”了,但如果逼问,我会承认可能是由于我的成长过程和帕斯卡的赌注(Pascal's Wager )把我留在营内。

我与一个信主的朋友聊天,并提到新约圣经是公元三世纪的文稿。他纠正我,并告诉我,我应该读鲍克翰(Bauckham)有关这个主题的书。我说:“没问题,”就发现它很有说服力。

现在,接下来的事故在它的时间顺序上是很要紧的。那是圣诞节期,我请我妈妈从我在亚马逊愿望清单中买几本书给我就好了。她一早就把它们送来了,叫我把盒子放在书架上,因为我的父母正在旅行,叫我等他们新年回来时再打开“。

所以那个盒子就原封不动的放在我的书架上。在这期间,我告诉我的朋友,我多么喜欢鲍克翰的书。他告诉我,如果我*真的*想要深入历史,我应该读怀特(Wright) 的《复活和神的儿子》。因此,我把它放在我的愿望清单上。同时那盒子还在我书架上。

现在,我肯定你一定猜到故事会怎么进展。当我父母回来了,我就打开那盒子,在几本政治和历史书籍中,怀特的书就在那里。我的父母并非学者或基督教文学的忠实读者,所以他们绝对不懂要买这本书给我。当这盒子送来时,我连听都没听过这本书。如果用“正常”是完全无法解释的。

无论如何,用鳞片从我的眼睛脱落来描述!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怀特的书把我带到他与克罗森(Crosson)辩论的书,从那里又把我带到您与克罗森辩论的书,这又把我引进您的其他辩论和播客。由于我在高中就是一个狂热的辩论选手,我极爱看您的辩论,并且很佩服您合理稳健的论点。更要点出的是,我非常佩服当你的对手想要反驳它们时却彻底的无能为力 。

我现在在任何定义下已经不是不可知论者了,我喜爱我信仰的理性基础。几天前,我在安顿我的儿子上床时,他问我一个有关神的问题。以前我可能就会回避这种问题,我回答说,是的,这就是神计划的一部分,因为他爱我们。当我这么作时,我心中充满了一股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和愉悦。我意识到,可能这是我在生命中第一次被圣灵充满。多么的奇妙!非常感谢您帮助我走上这条路。它确实非常有吸引力。我阅读列表的下一个作者就是普兰丁格(Plantinga)了!

现在,该提我的问题了。在看您许多的辩论时,我碰到你与肖恩·卡罗尔(Sean Carroll)的辩论。你们俩者在其中都有极端出色的表现。我想它可能是您网站中最棒的辩论。但卡罗尔随口提出的一个论点很困扰我,我不知道你能否为我做些补充使它更清楚一点。那就是:目的论的论证和宇宙论的论证怎么不是用来填补诉诸无知的神呢?看起来论证是在说“我们不知道这种微调如果没有神的话怎么可能,所以它必然就是由于神。”或者说,“我们不知道东西怎么可能从无中生有,所以它必然就是由于神。”我承认,当我彻底的把它想通时,为什么无神论者不能就加上一个“尚“字“呢。”这似乎像一个古希腊的话:“我们不知道闪电是怎么发生的,所以必定就是由于宙斯。”正确的答案应该加上“尚”字为“我们尚不知道闪点是如何发生的。”我确定我还遗漏了什么,但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我还是很被这个问题困扰着。

肖恩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谢谢你分享你的故事, 它是一个启发人心的信仰旅途,肖恩!我也从理查德·鲍克翰的文章中得到很大的帮助,尤其是他在《耶稣和以色列的神Jesus and the God of Israel》(大急流城,密歇根州威廉:B. Eerdmans,2008年)中的那篇《钉在十字架上的神God Crucified 》,我愿意推荐它给我们的读者。至于怀特的《神儿子的复活The Resurrection of the Son of God 》(明尼阿波利斯:丰泽出版社,2003年),这是耶稣复活第三线证据的最佳发展,我把它与耶稣的空墓和死后出现的证据包括在所谓的门徒对“耶稣复活信仰”的起源上,没有这种证据基督教运动就不会应运而生。从我的观点来看,怀特的这本厚大的书最令人惊讶的是还剩下多少的资料都没提出来。他充分展现了第三线的证据,但对耶稣复活其他的两线独立的证据,他却没有多说,好让这个完整的故事更具说服力。

我也要说我是多么欣赏你的朋友和你的父母会在这类的主题上指引你读基督教学者的作品,而非跟着大众流行的步调。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不仅大部分非信徒,而即使大部分的基督徒都普遍不知道基督教学者针对这类题材所发表的大量作品。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预备好来跳入学海的深处,但很重要的是人们总该毕业并进深阅读这种作品。同时,你能从了不起的格里尔-何德论坛(Greer-Heard Forum)上获益实在太好了。这论坛提供学者如怀特和克罗森或卡罗尔和我之间的交流!我很高兴普兰丁格的作品是列在你要读的下一本书,我也会推荐他的《有保证的基督教信仰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00年)给你,我想你会发现,不光在理性上你会得到激激励,而且在灵性上也得到提升。

至于你的问题,我们必须先问,什么是神是填补诉诸无知的论证呢?希望那不是任何用神的存在来作为一些现象最好解释的论点。因为那样就会预先排除掉超自然直接的的解释,就会成为有利于自然主义的乞题。若要提出反对,神填补诉诸无知的论证必须是一个没有原则或对神的推断只是像给小费那样附带的说:“我们对X没有科学的解释;因此,是神的作为!“你用古希腊谚语的例证,“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闪电,所以它必然是宙斯的作为 ”是神填补诉诸无知理念的一个很好的例证。

我们很容易可以看到卡拉姆宇宙论证并不是一个用神来填补诉诸无知的论证。因为科学证据并没有刻意陈列出来证明神存在的命题 ,而是支持第二个前题, 那就是宇宙开始存在。 重提我在开幕致辞中所说的:

这并不是要作什么幼稚的声明说当代宇宙学证明了神的存在。在这里并没有用神来填补诉诸无知的理论。反而,我是说当代宇宙论提供了显著的证据来支持那些带出有神学意义结论的哲学论证。

例如,在古代卡拉姆宇宙学论证中最关键的前提

2. 宇宙开始存在。

这是一个在宗教上中立的声明,你几乎可以在所有讲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的现代教科书中找到。自然很容易根据证据得到科学的确认或否定。因此,重复说,我们不是在采用现代宇宙学的证据来证明神的存在 ,而是在支持在哲学论证中神学中立的前提好让偏向有神论的结论可以成立

由于这个论证借助科学证据来证明宇宙的开端,而非神的存在,,它不能用推断填补诉诸无知的神来指控。这点我坚持。

至于论证的第一个前提,我确定你可以看到我完全不在辩论,“我们不知道某物怎么会从无中生有,所以它必定是神的作为。”反而我提供了形而上学的论证和科学的证明来支持这个命题:如果某物(譬如,宇宙)进入存在,它必须有进入存在的原因。卡拉姆宇宙论论证所保卫的因果前提甚至没有涉及到神。

这个论点演绎式地意味着宇宙有一个超然的原因。即使在这一点上它都不是在说这个原因就是神。只有经过一番概念分析:什么是宇宙超然原因的,才有可能按照逻辑演绎出这原因的一套奇特的性质:没有开始,没有原因,永恒不变,非物质,无时限,无空间,非常强大,又有位格。即使在这一点上,我会很满足的说,论证表明不是神存在,而是宇宙存在一个有位格的造物主。

所以把"填补诉诸无知的神“的空绰号套在这论点上是没用的!评论家必须至少要争议它的一个前提。

其实,我真想在这时转守为攻来指责评论家把持着填补诉诸无知之自然的理念。他才是抗拒宗教中立声明所指出的:按照科学证据宇宙开始存在。为什么他拒绝附和证据的导引呢?因为卡拉姆宇宙的论证暗示着一个超自然的结论。他自然主义的信念拦阻他忠实跟随科学证据的指向。他抱着无望中的希望等着科学证据再被颠覆,并回到宇宙不生不灭的永恒中。

讽刺的可是这种的科学逆转前景是越来越没有希望。在最近采访乔治·埃利斯(George Ellis)时,他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宇宙学家之一他这么解释:我们已经到达我们物理知识的极限。我们将永远无法建构比地球表面更大的亚原子对撞机,或是让我们的望远镜由于扩张事件的视野而更进一步深的探讨过去。如果埃利斯是正确的话,那么信仰体现于填补诉诸无知的自然主义就成了一个没着落的奢望。

现在,微调论证确实按照科学证据而推断出一位宇宙的设计者。卡拉姆宇宙论证也是按照科学证据却只推断宇宙开始存在,在微调的论证中我们确实有从证据直接推断到神学上重要的结论。但是,那推断绝不是没有原则或附带给的小费。正如我在辩论的开幕词中的第二个脚注所解释的,

目的论论证按照宇宙微调的理论关键前提是

2. 微调并不是基于物理的必然性或偶然性。

在逻辑上等同于一个结合,这两种结合都有科学家在神学中立的理由上辩论过。如上所述,(2)是逻辑析取,但它的逻辑形式等价于(非P&非Q)。

如果微调不是由于物理的必然性和微调也不是由于偶然,那么前提(2)是一个神学中立的陈述,就是真实的。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不是有神论的朋友,他凭着科学的依据辩论反对物理的必然性,和罗杰·彭罗斯(Roger Penrose),一个不可知论者,也同样凭着科学的依据也同样辩论反对物理的偶然性。

因此,赞成设计是最好解释的论点是一个基于废除物理必然和偶然性之相互抵触选项的有原则的论证。

此外,智能设计论的批评者很快的指出,这论点并不在证明神的存在,而只在证明一个宇宙的设计师。由于这论点只字未提设计师的道德性质,它不能说是在以神学完整的意义来证明神存在。有神论者会振振有词地辩论,如果宇宙的设计者存在,那么神存在的可能性就提高了更多,但论据本身并不是对填补诉诸无知之神的推断。

所以,我相信你可以看到从微调论证来描绘它简单的论据,说:“ 我们不知道怎么会没有神而发生这种微调,所以它必定是由于神 。”反而弄巧成拙了。论证应该说,比起其他两种选项设计是更好的解释。当然,就这个情况的本质,基于科学证据的论点按照它的本质总是暂时的,并有可能不断的修改。这就是科学的本质。但是,我们有很好的理由来同意道金斯和彭罗斯, 说物理的必然性和偶然性都不是好的解释。所以,除非比起那些替代选项设计已被证明是更不可信的选项,在那之前,它仍然是最好的解释。

提示

[1] “物理学家乔治·埃利斯击倒物理学家们因为他们打击哲学,伪造,自由意志,”约翰·霍根,2014年7月22日, http://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