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399 一位悲伤父亲的来信

December 29, 2014
Q

亲爱的克雷格博士,

我的女儿一个多月前死了。她1月18日就会是3岁。我爱她胜过一切。她生来就患有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我的问题是...一位全然慈爱的神,祂爱祂的儿女,又有如此巨大的“能力”,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为什么一切发生在信徒身上的好事就是信心的证实,而坏事就被认为是一个考验或用“神是神秘的”这种陈词滥调的解释。如果祂这么伟大,这么美善,那祂又为什么要把我的女儿从我这里夺走呢?

最差劲的人生了孩子,却虐待他们,离弃他们,之类.。但好人想要当好父母却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失去他们的孩子。

你说我怎能继续相信呢,克雷格博士?说“神有一个计划”或“神没有义务”.....是这么的轻松。为什么他不直接来对忠于祂的人说话呢?一方面圣经说不必为明天担忧,神必供应,而另一方面,我的明天就是一个承受痛苦并死了的孩子。

那些拥有健康儿女和成功生活的宗教界人士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哦,神真伟大......”等等。他们还有胆说这种话!他们是多么幸运!不错,神的确伟大,对谁?对你!博士,这是多么侮辱人的风凉话。

克雷格博士,我相信您是一位格外聪明的人。是一位经得起考验的哲学家和一位伟大的演说家,但我也相信你对像我这类问题的反应,是基于主观的观点。你所理解的真理是基于一位不可知的神,按照你对圣经的解释,根据你自己对什么是真实或不真实的意见所形成的。

克雷格博士,请帮助我相信,我很抱歉如果我听起来咄咄逼人。我现在极其愤怒。她是我的一切。这整个理念对我已经变成骗人的鬼话了。我在读很多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的著作。我的天啊,克雷格博士!我几乎要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了!

我无时无刻不在流泪。我的心破碎了。对我而言神不存在。没有盼望,最终只是完全的黑暗。没有天堂,没有地狱,只是往事成空的躯壳。她的名字是伊芙琳,她是我的整个世界,克雷格博士,我不要生存在空虚的感受中。我愿意相信,但是我的信仰是往事如烟的黑洞。我耐心地等待您的回应。感谢您花这个时间。

帕特里克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帕特里克,我无法想象你必然经历的感受。我在这周选答你的问题,确实担心由于我缺乏类似的经历,恐怕我的答案可能会传达不近人情的风凉话。但你抱怨说:“你对像我这类问题的反应,是基于主观的角度”所以如果我以客观的角度来回应的话,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在处理像你这种好像毫无意义的痛苦时,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能分辨痛苦的理智问题和它的情感问题。这对于处理丧亲之痛尤为重要。你显然知道那些经历哀恸过程的人通常会有一段愤怒期,就像你一样。在这段期间你有很多的情绪要处理。你的来信促使我相信你正在承受痛苦的情感问题而非痛苦的理智问题。因为在您的信中几乎没有任何形式的论点,只是不加修饰的情绪表达。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需要牧师或辅导的帮助,而不是像我这种哲学家。我所能做的就是提供一些处理理智问题的想法,希望能安定你,好让你有心思来适当的处理情感的问题。

在处理痛苦的理智问题,我们要记得谁要负提供证据的责任,这是很重要的。无神论者声称,世界上毫无意义的痛苦证明神可能不存在。无神论者必须承担证明这结论的责任。他应该提供论证导致“因此,神(可能)不存在。”的结论。信徒通常让不信者把证明这个声明的责任转移到信徒的身上。“给我一些合理的解释神为什么会允许痛苦,”不信者会这么质问,然后他就往后一靠当起质疑者来质问信徒所试图提供的解释。无神论者结果无须承担任何的证明。这可能是无神论者聪明的辩论策略,但它在哲学上是不合法则的,并且在理性上是不诚实的。是非信徒的主张,神和世上的痛苦不可能共存。所以,应该由他提供他的论点来支持他的前提。现在轮到基督徒来当质疑者质问无神论者是否证明了神不能,或者不可能有适当的理由来允许世上的痛苦。

无神论者最多也只能指出一些具体痛苦的例子,其中我们看不出有任何的理由(如伊芙琳幼年的逝世),因此推断说,因为我们看不到理由,所以没有理由。你也许可以看到这种推断是何等的脆弱。

在我的书中,像《防卫》(On Guard)和《基督教世界观的哲学基础》(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for a Christian Worldview) ,我提供了三个对无神论者声明的回应:

1. 我们没有立场能判断,神没有适当的理由来允许问题中的痛苦是不太可能的。

在世界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会在历史上引发一个连锁反应,以致神允许它发生的理由可能显露在多个世纪之后或在其他的国家。只有全知的神能够掌握这种程度的复杂性来引导整个世界的自由人群走向他所预计的目标。试想要达到一个单一的历史事件,譬如说,盟军在D日的胜利,所需要牵涉到多少大大小小无法估量的事件!我们不知道神要藉着无数人民自由选择的行为来达到某种预期的目的所需要涉及到的痛苦。我们也不应该期望去理解神允许痛苦的理由。那么多的痛苦在我们看来似乎毫无意义也毫无必要,这是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们负担不了这种程度的复杂性。

这不是要用陈腔滥调来说“神是神秘的,”而是指出我们固有的认知局限,以致当我们面对一些痛苦的例子时不可能说神大概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来允许这事的发生。非信徒在其他的情况下就认出这些限制。例如,对后果主义(萨姆·哈里斯赞同的道德理论,他说,我们应该做会给感应生物带来最丰盛繁荣的事)坚定的异议就是,我们对我们行动最终的结果是一无所知。有些短期的好处其实却可能导致无可言喻的痛苦,而有些行动在短期内看来是一塌糊涂,却可能会带来最大的美善。我们完全捉摸不到。

一旦我们思考神在历史上对人类全体的眷顾,我想你可以看到要有限的观察者来猜测神充分理由的概率允许我们能观察到的痛苦是多么的不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立场有任何的自信来评估这种概率。

2.在全盘的证据下神的存在是可能的。

当无神论者说,神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你应该马上问,“ 比什么不可能?”世界上的痛苦吗?如果这是你所考虑的全部背景资料,难怪神的存在在这个范围之内就看起来不太可能!(虽然,正如我才说的,外表是很能骗人的!)但是,这不是真正有趣的问题。有趣的问题是神的存在在全面的证据范围下是否有可能。我相信,无论痛苦可能使人怀疑神的存在是多么的不可能,但支持神存在的论据还是有更大的分量。

帕特里克,你说:“你对真理的理念是根据一位不可知的神,基于你自己对事情真假的观念,按照你对圣经的解释。”你这种说法是完全不合理的。 如果你会咨询我的作品,如上述两本书,你会找到很严谨的论证支持神的存在,这也是我与专业哲学家公开辩论时所捍卫的。我认为神是可知的,而且有很好的理由来相信,神的真实是可以不依靠圣经而成立。

大多数人提到痛苦的问题时,心照不宣地假设,你好像也同样认为,并没有什么好的论点来支持神的存在。所以,对他们来说,问题是既然天枰的另一边没有东西,那么痛苦是否让无神论成为更有可能。但我认为在天秤的另一边有分量很够的论据支持有神。所以,我其实可以承认光看世界上的痛苦,好像神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但要指出的是神存在的论据还是有更重的分量。

3. 基督教包含某些教义会增加神和痛苦共存的可能性。如果基督教的神存在,那么痛苦也存在并不是那么不可能的。这些教义是什么呢?与您的情况相关的有三个:

(1.)人生的主要目的不是幸福,而是对神的认识。痛苦的问题之所以这么难接受,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人很自然的会假设如果神存在,那么祂对人生活的目的就是今生的幸福。神的任务是为祂的人类宠物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这似乎是你问题背后的假设,“一位全然慈爱的神如此爱祂的儿女,又拥有如此浩大的“能力”怎么会允许这事发生呢?”神本来就应该让我们快乐的,对吗?

从基督教的观点来看,这是错误的。我们不是神的宠物,而人类生活的目标也不是幸福本身,而是对神的认识---这最终会带来给人类真正和永恒的满足。人生中大多数的痛苦在制造人类幸福的目标上可能完全没有意义;但在促进更深认识神的目标上却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当然,神的目的能否藉着我们的痛苦来实现完全取决于我们的反应。我们要以愤怒和苦毒来回应神,还是我们要凭信心来向祂求忍受的力量?

问题的关键是,神从来没有承诺,祂也不欠我们,一个幸福的生活。我们跟随着一位被钉十字架的救世主,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如果我们的人生充满痛苦。你问,“为什么祂不直接来对忠于祂的人说话呢?”这会把宇宙变成一个鬼屋。你每次遭遇苦难时,就会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你的痛苦,是因为... ”。何况即使神这么做,可能仍然无补于事!人们可能仍然愤怒或采取破坏神意图的行为。神已经做了的就是告诉我们当我们受苦时,祂仍然掌控着大局,祂会加力量给我们,并且提供我们能信任祂的美好证据。我们不能要求更多的了。

(2.) 神的目的并不局限于今生,而是满溢超越坟墓直到永生。根据基督教,这辈子只是拥挤狭窄的走道进入神开启的永恒大堂。神应许每一个信基督为救主的人永远的生命。当神要求我们承担今生可怕的痛苦时祂必赐给我们那超越我们所能了解的天堂之乐与报酬的期盼。

使徒保罗经历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苦难人生。然而,他写道:

我们不丧胆。...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4:16-18)

保罗以永恒的观点来过今生。他了解今生的时光是有限的,比起我们将与神度过永恒的生命,实在是无穷的短暂。我们在永恒度过的时间越长,今生的痛苦相形之下越缩短为稍纵即逝的刹那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称今生的痛苦是“轻微的,瞬间的痛苦”:他不是对那些在今生遭受可怕困境的人无动于衷 - 反而,他正是他们其中的一位 - 但他看到那些痛苦却被永恒的欢乐和荣耀的海洋所淹没,这是神会赐给那些相信祂的人。

伊芙琳现在已与祂同在了。她在那里等你。在那幸福的永恒中,你和她今生在这里所承受的痛苦好像比一个眨眼更短暂了。

(3.) 认识神是一个不可测度的美善。引述保罗的那一段经文也帮助指出这一点。保罗想象它犹如一个天枰,把今生所有的痛苦放在一端,而在另一端放神将在天堂赐给祂儿女的荣耀。而荣耀的重量是如此之大,与痛苦的重量简直无法相比。因为来认识神,这个至善和爱的所在地,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美善,是人类存在的满足。今生的痛苦甚至无法与之相比。因此,认识神的人,无论他受什么苦难,不管他的痛苦是多么深刻,他仍然可以诚实地说,“神对我很好!”,只因为他认识神是无法测度之美善的事实。

这些基督教教义增高了神和苦难在世界上共存的可能性。它们又减少任何因痛苦而引起神存在的不可能性。所以无神论者须要表明,一则这些教义可能有的差错,否则就要证明即使在这些教义的考虑下神的存在还是不可能的。他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有提供证明的责任。

帕特里克,让我用几句牧者的话来结束(请扶住!)。首先,你在这种时候干嘛要阅读山姆·哈里斯的作品呢?你的悲痛使你发疯了吗?你为什么要读这种有破坏性的垃圾?那难道是在你有需要时能提供你真理或安慰的来源吗?其次,你说“没有希望,最终一切都是黑暗。没有天堂没有地狱。只是一个曾经活过的躯壳。“这是无神论所能提供给你的一个恰当的总结。那么,为什么不转向那唯一可以为您提供希望和安慰的神呢?我不知道伊芙琳自己是否也失去了对神的希望,并最终成为一位无神论者。她会希望你做什么呢?如果基督教是真实的,她会在天堂等你,在那里将永远没有痛苦和眼泪。你会错过这种相聚吗?第三,我感到很奇怪,你在信里没有提及伊芙琳的母亲。有没有可能你这么绑在自我的悲伤中,以致你忘记了她和她正经历的争扎呢?你会在她身边支持和帮助她度过这段痛苦的时段吗?你在这时刻能当神设立的男人看看能如何服侍别人,或是你会舍弃你的岗位?愿神加添你的力量!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