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398 信心和行为

December 29, 2014
Q

亲爱的克雷格博士,

这是根据每周问答第303题(巴西夜总会大火和靠行为得救)和福音派得救的教义-单凭信心。我颇同意你的分析,单凭行为得救确实不太合理。如果一个人花了他生命的前70年沉迷在罪中,要他以后做足够的善事来弥补他70岁前所做的坏事会是非常的困难。

因此,单凭行为得救对我来说好像太极端了。然而,我感觉光靠信心得救也是同样极端,也不合理。如果我们只要凭着对复活基督的信心就能得救,为什么我们还要行善呢?它们又能带给我们什么利益呢?

你可能会说,客观的道德价值存在,无论它们会不会使我们得救,都必要遵循。圣经和耶稣也都教导我们要行善。我同意这种说法,但对像我这种人和许多其他的人,问题依然存在(我们只在乎结果的底线),为什么我们要对道德戒律/价值这么认真,反正我们最终还是无法在我们的“成绩单”上得分。当然也有客观的道德价值,并且圣经和耶稣都教导我们要做好人。但是圣经/基督耶稣教导我们很多美善的事,却没有一个基督徒可以声明他完全遵行了这些教导。这就是福音派基督教所教导的,无论我们做什么好事,我们都无法赚取神的救恩,救恩是一份白白赐下的礼物,只能单凭信心得着。

假设我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顺便一提,我是穆斯林)。你会怎么说服我不去犯奸淫?圣经里有一个陈述是耶稣基督说的:“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而基督徒诠释这句话的方式是,这里耶稣是在设置一个标准来表明神的标准是没有人可以达到的。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每个人都命中注定要犯奸淫(我假设没有人全无淫念,我认为这是一个公平的假设),那么既然在淫念上已经犯了奸淫,为什么不就干脆在行为上犯奸淫呢?这种说法有什么不对?

假如我是一个福音派的基督徒,我的救赎既然不依据我奸淫的行为,而是依据我对复活基督的信心。这样我无论犯了多少奸淫的行为都仍然能得救。不错,做了这种行为会让我感到很难过,我就会求神饶恕,并寻求圣灵的力量,但我毕竟是一个肉体软弱的罪人。我会再掉入这种行为里并请求饶恕。这种过程会继续不断,直到我死!

当然,我并不标榜奸淫,我也知道大部分的基督徒(包括福音派基督徒)过着有道义和正直的生活,然而似乎没有什么合乎逻辑的理由能解释他们为什么要按照他们福音派的信仰继续维持这种生活。一般的常识(我知道它并不总是正确!)好像在表明救赎应该是凭着信心加上善行的结合,善行并不能从得救的条件中完全被删掉。

感激您对上述问题的回复。谢谢

穆罕默德

Pakistan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谢谢你的来信,穆罕默德,也谢谢你真诚地愿意和基督教信仰切磋!

你首先问,“如果我们只要凭着我们对复活基督的信心就能得救,为什么我们还要行善呢?它们又能带给我们什么利益呢?“你正确地预料到我的答案:因为我们拥有神所赋予的道德义务和禁令!我们只要是一个人就会有这种道德义务,这跟我们的宗教信仰无关。一个人只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行善表明他还没有正确地理解有道德品质的生命。为什么不改问,别人通过你的善行和你好的人品,-例如,当一个有爱心的丈夫和父亲,或一个诚实的工人,或一个忠实的朋友,他们会得到什么好处?

当然,做一个乐善好施的好人就是在为自己累积极大的好处。谁愿意成为一个自我中心,吝啬,詭诈,虚伪的混蛋呢?这种人可能吸引一个贤慧女子为妻,或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吗?他能赢得他人的爱戴和尊重,包括自己的孩子吗?别忘了,当我们犯罪时,我们就偏离了神对我们生命最完美的旨意,我们就只能选择平庸或更糟的生活,而不在追求神为我们准备的一切。不用说,追求神要我们过有道德品质生命的意愿是非常有益的,即使我们偶然要为履行道德义务而做某种程度的自我牺牲。不过,话虽如此,那些个人利益却不该是你追求道德品质生命的动机。

目前你所提出的反对是,我的回答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救赎”,因此不是结果的底线。”在这里,我认为你对基督教救赎教义的诠释被你穆斯林的背景熏染了。因为在伊斯兰教中得救的条件除了信仰告白之外还要结合义行,因此你在寻找能达到结果的底线条件。但在基督教中,善行是必然的伴随或真诚信心的流露,不是为了得救而做的积德表现。善行是拥有真实活泼信心的证据,如果没有这种行为,那所谓的信心也是死的(雅各书2:17)。

所以,当你说“假如我是一个福音派的基督徒...无论我犯了多少次奸淫,我仍然能得救。”你就大错特错了。不是如此!一个过着不道德的生活同时承认相信基督的人就是一个虚伪的人,他的信心是死的并且毫无用处。善行按逻辑是救恩的必然现象,所以是必然的。 如果某人有得救的信心,那么他就必然行善。善行不是导致得救的必要条件,如伊斯兰教的教导,但善行按逻辑是得救的必然现象。我建议你阅读我在捍卫者2的课程,拯救的教义,第10部分(Defenders 2 lectures on the Doctrine of Salvation, part 10)在那里我们进一步探讨得救的信心和善行的关系。

你问“既然在淫念上已经犯了奸淫,为什么不干脆在行为上犯奸淫呢?这种说法有什么不对?”这问题实在太奇怪了。奸淫的行为当然比奸淫的念头糟糕,因为所涉及的女人不会被你的念头冒犯,而你的性行为却会严重地冒犯她,使她成为淫妇。您应该为自己侵犯了她并致使她的生命出轨而在神面前战兢。所有罪都是邪恶的,但有些罪比另一些罪更可恶,如果你认为既然逃不过犯轻罪干脆就去犯大逆不道的罪,那就太不可理喻了。

“你会怎么说服我不去犯奸淫的罪呢?”我曾问过一位传道人一个人怎么能逃脱婚外性关系,这种诱惑不知让多少基督教领袖陷入网罗。他回答说,“单凭爱基督是不够的。”我非常震惊的追问:“要是我们对神的爱都不够保守我们不致失足,那什么才够呢?”他的回答让我吓一跳:“恐惧”。试想这种行为会怎么摧毁你的一生,破坏你的婚姻,离异你的孩子, 等等的后果。请注意,穆罕默德,这些后果并不是解释为什么这种行为是错误的。你问我,我会怎么说服你不要去做不对的事。要说服你去抵挡强烈的诱惑确实需要一个非常有力的理由,而恐惧就有这种说服力。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