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4 关于基督教的质疑

March 24, 2012
Q

亲爱的克雷格博士,

我是美国肯塔基州大学哲学专业三年级的学生,我四岁大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名基督徒了,几年前,我读了耶穌,它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见证工具。

我之所以给你写信,是因为我的信仰开始动摇。起因得从我的一个最好的朋友说起,这个朋友对神可说是火热有加,但随着她对世俗文学读的越多、了解基督教内部出现的明显问题越多、对神的怀疑也就越大。她最难过的关就是试着去信某些大公无私、诚实正直、道德高尚而不信耶稣的好人会下地狱,而那些半心半意事奉耶稣和其他人的世俗基督徒,却可以上天堂。就我而言,让我感到非常痛心的是我的几个持不可知论的朋友,有一个还特地向我发誓说,如果他知道神要什么,他就会做什么,但为什么神会让基督教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并不认为这是公平的,若上帝创造了他这个人,明知他有这么大的困难来信神而最终尽让他在无奈中走向地狱。

当我最好的朋友告诉我,说她一直在挣扎着,我​​想这只是一个阶段,于是开始思考该向她推荐些书籍。但我突然想起(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若基督教果真不是真实的,那怎么办?

直觉告诉我,基督教仍是真实的,但我迫切需要像您这样具有坚强的信仰和肯定哲学背景的人来帮助我。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我,我最好的朋友和我们所认识的其他非基督徒来阐明基督教义并重燃我们的信仰,我的父亲以前是个牧师,他建议直接阅读“圣经”,因为它触发良心,并告诉非信徒等待从神那边来的呼召。但我想知道你对所有这些有什么说法?

您若可以对为什么基督教是唯一正确的方法提供任何帮助/鼓励,我会向您表示深深的谢意。

谢谢您,

娜塔莉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克雷格博士回复:

亲爱的娜塔莉,

您周到的信提出了一系列深刻的问题。为了让您的问题清楚无疑,在此有必要逐点来回答。

首先,你说你从来未曾怀疑过基督教的真实性,让我感觉到,你正在从你童年继承的信仰转移到成人的信念,这才是真正你自己的信念。这一过程可以是非常痛苦的,但它却真的是精神成熟的一个重要部分。因而,你不必感到困惑,这抑或就是你的必经之路。

第二,保持事理的相称。我发觉,当我们因为质疑而纠结时,那些质疑会如气球膨胀而不成比例,以致他们的信仰体系会如世界地图中展示的某个国家,它的大小变成是根据其经济财富而非地理面积来决定。疑虑在一个人的信仰体系承担了一个不相称之处。请记住:我们在寻找的是一种最少困难的世界观、而并不是没有困难的世界观。你对李,史博特的重審耶穌比较熟悉。作者在这本书中列出的所有证据是否被你的朋友们提出的困难抵消了呢?抑或因拒绝证据而产生的困难比你朋友提出的困难更多?要小心,不要让你朋友提出的困难在整个事理上加重其不相称的分量。

第三,试想“基督教是不真实的”宣告。基督教是一个多层面的世界观。所以请扪心自问,你信仰体系中的哪方面受到你自我纠结的挑战?上帝存在吗?如果你朋友的反对是合理的,你会因此而放弃吗?耶稣从死里复活?这信仰会受到他们反对的挑战吗?好像不是。你纠结的问题似乎是基督教的特殊主义或排他主义掌握的重点,即救赎只能通过耶稣才能得着。即使在此基督徒的特殊主义者有一个选择的范围: 从普遍主义到到五花八门的包容主义一个狭窄的极限主义。你可以在这个网站上看到涉及这一问题的大量相关资源。(见“学术文章:基督教的特殊性”或“普及文章:基督如何成为通向神是唯一出路?”)。如果你女朋友的反对是正确的话,你会从这些选择中取舍哪一条呢?他们与神的存在,神的化身、耶稣替身赎罪、从死里复活等等全都是相容的。若你朋友的反对是正确的, 那么基督教哪一点是不真实的呢?

我们得明确弄清,基督徒世界观的哪方面受反对观点的挑战,考虑到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你的朋友的那些忧虑太过于模糊,使我们无法看清它们确切在挑战些什么。你是个主修哲学专业的学生。请坐下把你朋友的反对观点整理成合乎逻辑又成立的论证以便做出结论。然后向他们提问:“这就是你的论点吗?如果是,你就可自问,”每一个前提里都有什么证据证明它是真的?他们已被证明是真实了吗?有什么理去怀疑这些前提?我可以有哪些替代方案?“ 我的意思是,即使你朋友的反对意见都是对的,你只需在你的基督徒信仰体系里作出相对轻微的调整就可以了。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那些反对论点吧。我们所有有没信仰却可爱的亲人的人都会同情你女朋友的感受。但当您思想她所说的,很显然她不明白蒙恩是得救的唯一途径。不管我们有多大公无私、诚实正直、道德高尚,如果神是以我们的优点来判断我们的话,我们全都应该受到谴责,没有人能赚得上天堂的路。所以,救赎只能是神赐给我们所不配得之恩的礼物。未能把握这一点,就无法抓住基督教的本质。所以,如果一个人拒绝神在基督里的恩典,转而依靠自己的优点,没人能够好到配得上天堂。

至于所谓的肉体基督徒,让我说说,有的人声称认识基督,但却看不出重生的果实来、毫无保证得救的根基。所以,让我们假设有一个真正的信徒,他试图过基督徒的生活,却发现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那么从你女朋友观点看神会怎样对持这种人呢?因为他不合格把他送到地狱去?当然不,他不是因为他的优点得救、而是因信蒙恩而得救。你的女朋友会毫不怀疑地说,如果神原谅了他,他也会原谅那个道德正直的非信徒。神是原谅了!神已经帮他偿还了所有罪负的债。然而这正是道德高尚的非信徒所拒绝的。上帝想救他,但道德高尚的非信徒却拒绝被救。他拒绝上帝通过基督宽恕所赐予的仁慈,转而要依靠自己的优点来得救,那是徒劳的。尽管非信徒为人正直,但他终究还是个非信徒,直到死亡彰显出他事实上还怀着一颗与上帝对立并拒绝圣灵对良心的呼唤的心。

当然,我在这里所讲的是那些听过福音的非信徒,对那些从未听过福音的非信徒的问题,请参看上面的相关文章。

现在,让我们来考虑你那位持不可知论朋友的异议,他的异议似乎更为激进深远,他因自己不信而责备上帝,他似乎有如下理由:

1。如果上帝存在,那基督教对我就有意义。
2。基督教对我没有意义。
3。因此,上帝不存在。
(如果这不是他的争论点,那我就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了。)

嗯,这种争论的前提真实吗?如果(2)只是其心理状态的第一手报告,我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的表面价值。但我们一定想要他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为什么基督教对你没有意义呢?你为这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你都读了些什么书?你为这祈求过吗?

当我们来评估(1)的真相时,种种问题就相互关联。为什么认为(1)是真实的呢?你的朋友的答案似乎是:上帝不想要基督教对他没有意义。大概是因为上帝爱他想让他得救。我们这些非加尔文派教徒都同意上帝确实爱他、意欲拯救他。这是否就可引申神不让基督教对他没有意义?完全不是;一个可能是若他继续研究和寻求主,基督教就会对他有意义。曾经有一段时间基督教对我是没有意义的,但最终它就有意义了。基督教在C.S路易斯的大半生中都没有意义,但时机一到,它就有意义了。或许你的朋友是个年轻人,他不应这么快就放弃上帝,历经一段时间的求索,实际上对他是有好处的。追求的过程时时处处都有阻难,你的朋友真的在寻求神吗?他在探索以求理解基督教吗?抑或他的不信是他该受责备的的冷漠的结果?或者他在依恋着生命中明知必须放弃的某种罪恶?,如果他真的是在寻求神,那么时机一到他就会信。这样的话,那(2)就是错的了。如果他的不信是该受责备的话,那么这是他自己的自由意志的结果,即(1)可能就不正确了,因为上帝不会强迫他的自由意志。

还有其他原因认为:(1)可能是假的。在此人们会进入相关于神圣的中间知识的深层问题。如果你感兴趣继续探讨的话,看看我与与西奥多 德冉杰Theodore Drange就“上帝是否存在” 这一辩论的光碟,但愿我已说得够多,再没有理由认为( 1)是真的。所以那个争论也不算成立。

你父亲的建议提醒我们,怀疑并非只有纯粹的知识问题,它亦兼有一种精神的层面。当你读到那些变节者的证词时,你会惊讶道德和精神因素所起的作用有多大。所以处理你的怀疑时,请多注意你的灵命生活:会众共同敬拜、祈祷、圣经研读、服侍、奉献,等等。请看彼得后书1章第5-11节中的应许。若要对如何处理怀疑做更多的深究,请读我在加里·哈贝马斯Gary Habermas’s的托马斯因数Thomas Factor(布罗德曼霍尔曼Broadman & Holman,1999年)就疑难所写的章节:“难的问题,真的答案“(十字路口Crossway,2003年)。愿主坚定和装备你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