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8 莫林纳主义(神中介知识),未闻福音者和大文化主义

May 02, 2012
Q

威廉 廉 克雷格的论词说神把那些祂知道会对福音作出积极回应的人安排在世界上最可能让他们受到福音熏陶的“大文化主义”的地方。这意味着在即使他们听说了也不相信的假设下,把整个人类都放弃了。我认为C.S.路易斯对这个问题的观点比较有说服力。耶稣的血能救人,即使他们未必知道这是耶稣的血让他们得救。如果我没有正确理解您的看法,请您予以改正。

罗杰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克雷格博士回答:

罗杰,我觉得你可能或多或少正确地理解了我的看法,但我并不认为它有你所说的寓意。在我解释为什么之前,让我澄清一下我的提议。

我试图解决最基本的问题是那些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人们的命运。我提出这可能,神 愿 意

人 得 救 , 明 白 真 道  (I 《提摩太书》2.4),所以如此巧妙安排这个世界,让任何听到福音即便相信的人,生在某个历史时间地点确实能听到福音。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在审判日站在神面前抱怨说,他也许没有在天性和良知上回应神的启示,以致受到下地狱的诅咒,但是他若有机会听到福音,他必会回应。

C.S.路易斯是包容主义者,他显然认为未听到福音者的问题可藉着这样的看法来解决:人们藉着基督的死而得救是基于他们对已有的启示显示出适当的回应,你说你觉得路易斯的观点“更有说服力”。我认为你应该说“更有吸引力“。路易斯的观点,我以前也这么看,站不住脚的原因有两个:(1)没有人实实在在的读罗马书第一章能给出如此乐观的论证,那就是许多未听过福音的人能通过回应普遍启示而得到拯救。可能非常少的人会(我自己的观点允许这看法),但我们不能读完这段话后仍然为未闻过福音者的命运绘制一幅美丽的图画。无疑地,路易斯的观点是很有吸引力和具有抚慰性的,但难以与圣经教导相一致。(2)路易斯的包容主义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包容主义的问题不在于它走得太远,而事实上,它走的不够远。因为它只允许那些肯定神普遍启示的人得救。但它没有说,那些因拒绝神普遍启示而迷失的人们,就是那些说他们会回应福音而得救若他们有机会听到福音的人们。未闻过福音者的问题是一个逻辑上反事实的问题 :那些没得救的人,只要他们在某个历史时期,在某个地方出生,如果在那里,他们听到福音而能被拯救,你怎么回答呢? ‪他们不得救的诅咒似乎是坏运气加上历史和地理的意外结果。包容主义如路易斯所说的,甚至不提及这种反事实的问题,对这问题不能提供令人满意的解答。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得不去超越它。

在我的观点下没有人是“被放弃的”,这一点我想是清楚的:每个人都给予足够的恩典被拯救,甚至是未闻过福音的人们。救恩是在世界各处遍及的。但是神是太仁慈才不让人们因为他们碰巧出生在错误的历史时间和地点而被罚入地狱。因此,祂安排那些若听到福音就会回应的人在历史某个时间和地方确实可以听到福音。祂对那些拒绝神启示的未闻福音的失丧者没有任何不公义因他知道即使祂们听到也不会对福音有回应。

因此,我的观点是大文化主义吗?在我阐释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评论一下异议的价值。异议既不挑战我为解决方案提出的可能性(这是我需要解决的问题),或它的真理。它只是认为我的解决方案不悦耳。我不确定这样的异议有多认真。总之,如果我们相信人是因他的灵魂而划分出的个体,那么我的灵魂可以放置在另一个不同的身体里,这样我应该是一个出生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地点,拥有不同民族或种族的人。照这样理解,人的个体、躯体特征,远远低于一个唯物主义的观点。圣经告诉我们,在末日,有来自各族 、各方 、各民 、各国的人(启示录5:9),所以我们应该问的是我的观点是否抵触这点。

答案是:不!任何人若认为,福音派基督教是白人的宗教,那是对基督徒世界人口分布事实的无知。你是否知道,随着基督教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爆炸性的增长,如今2/3的福音派基督徒住在第三世界。你知不知道,在1987年,在亚洲福音派基督徒人数超过了北美福音派基督徒,并在1991年,亚洲福音派基督徒人数超过了整个西方世界福音派基督徒?甚至不如说,如今的基督教是亚洲的宗教。最后结果很可能白种人,欧洲基督教,只是神将福音传达到大部分人类所用的方法。当你思考整个人类历史,从开始到结束,你会明白我的看法根本不是大文化主义。

对于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希望再看看这个网站的文章 “学术论文:基督教专一主义”或 “大众论文:基督教和其他信仰”。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