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9 卡勒姆爭論起因的前提

June 30, 2012
Q

你提出的宇宙論的爭論如下:

(1)無論什麼開始存在均有起因。

(2)宇宙開始存在。

(3)因此,宇宙本有起因。

第一個前提把我弄糊塗了。 對第(1)前提的支持似乎破壞無中生有創造的学说。 當被迫辯護(1)時您說类似“存在物不可能产生于不存在物”,“事物不可能來自虛無”等等. 所以(1)是真實的,因為(A)事物不可能來自虛無。 您說(A)是显而易见的,並稱之為“形而上學的第一原則  ”。 那麼此處的“可能性”是指什麼呢?這不会是指物質上的可能性,显然自然規律不適用於創造事故。 就我所知,它必定是指類似邏輯上的可能性。但若存在物在逻辑上不可能产生于不存在物。 那麼神從虛無中創造出存在物也是逻辑上不可能的,因為神確實不会違反自然規律,不是嗎?

看來,您真正想說的是像(B)所提出的:存在物不可能毫無原因地产生于不存在物。  但B点不像A点,它自身並無明显性和直觉性,它並不是那毫無原因出于虚无讓我們感到困惑的存在物。它只是产生于不存在物的存在物。

很明显的您本身對無中生有的學說感到困惑。 當我观察到您强调這一點時,爭論就进入溯因推理的形式了。 您說类似:“我不知道神怎能從虛無中創造宇宙,我只知道说这是無緣無故发生的是雙重荒谬的”但荒谬就是荒谬沒有所谓的雙重荒谬――这兩種解釋皆荒谬。 我們需要的是,比起毫無起因而发生的事故,神是更佳的解釋。(倘若这確實是唯一的其他選擇)。我不知道一个好的解释是由什么必要和充分的條件来构成的。 但我認為它與消减迷惑有關。  即,一個好的解釋会讓我們对一些现象减少迷惑。 但若让存在物无缘无故产生于不存在物的说法来混淆事理以致荒谬, 那么宣称有个个体驾驭其上宣布“让它发生”,难道是比较不荒谬吗?

我不知道。

不仅如此,這是一種截然​​不同类型的起因。我了解無論它涉及到哪種起因概念,它大概是属于作用类型的起因。 當我們觀察作用起因時,我們會觀察到一因素影响到另一因素而導致某種後果,我想我能理解這意思,譬如一個人在一石块上雕塑一尊雕像,這是一個完全可以理解的起因概念。但是如果一個人以虛無为本带出某种效果, 那會是怎樣呢? 作用起因如創造或“带出”是一个在某个东西上所作的行动。 因此,您在这里所想的起因與我们通常对这名词的理解完全不同,我對起因概念的理解越少,我越不傾向於認為以神而立的假設是更好的解釋。

威廉

United States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威廉,在处理您複雜的問題時,讓我先來复习一下我所给的三个理由来相信卡勒姆宇宙論的第一前提。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起因的前提是基于形而上學的直覺性,那就是存在物的形成不能源於虛無。 若提议事物可以無起因而由虚无中形成就等于是以魔术来取代嚴肅的形而上學。 第二,假若事物果真能无缘无故的從虛無中形成,那么它就不能说明為什麼任何東西或一切的東西不能无缘无故從虛無中形成?最後,第一個前提不斷地印证在我們的經驗中,这給作為科學自然主義的無神論者提供了最强而有力的動機来接受它。

我的第一個理由與您的相符。

(A)存在物产生於虛無是不可能的。

我認為没有存在物可从虚无中产生的原則即如任何哲學中的道理一般的明确,没有讲理的人會真誠地去怀疑它。 但這一原則並不與从虚無中創造的學說產生任何矛盾, 正如中世纪思想家按照他们的理解可同时拥护这两种学说。只有在創造時,才有導致相關物件產生的原因。

您的第一個問題是,“此處所谓的‘可能性'的意思是什麼?”答案是“形而上學的可能性。”這是物質上的可能性和纯粹邏輯上的可能性之間的模式,通常被“當代哲學家們”稱為 “廣泛的邏輯可能性。為了說明這一點,以“總理就是首數”为例,從纯粹的邏輯來說它是可以這麼說的(此處沒有邏輯上的矛盾);然而,這樣的说法是形而上學上不可能的(无法实现的).世間有各種各樣的真理—例如:有形狀的事物皆有大小”, “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全是紅色并同时全是綠色””没有事故能发生在它自己之前”等等。 這些在纯粹邏輯上本来不是必要的,但却在, 依我的看法,從形而上學的角度來說是有必要的。我認為是卡勒姆论证的第一個前提是一個形而上學必要的真理。

至于您:

(B)存在物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产生于虛無。

我認為它在邏輯上是與(A)点相等的,兩者之間彼此涉及。考慮一下:假設有人对(A)提出反驳說“如果存在物只要有一个起因就可以從虛無中形成”,(A)的支持者會理当地認為其他人不理解他。如果某事物有起因,那麼它就不是從虛無中形成的。 从虛無中形成的必缺乏所有的起因條件。 句点。 這樣來想吧:如果某物無缘无故的从虛無中形成,那么它就是从虛無中形成(B→A)。 如果某物从虛無中形成,那么它就是无缘无故的从虛無中形成。(A→B)所以,(A)和(B)邏輯上是相同的,任一(A)或(B)均可用来支援前提(1)。

不错,兩個邏輯上相等的陳述是可以有不同的直觉力。 我在道德爭論的第一前提的陳述中說明。 說“如果神不存在的,客觀的道德價值觀就不存在”或说“如果客觀的道德價值存在,那麼神就存在” 这两个说法在邏輯上是相等的,但前者在直觉上更明顯,所以使用更有直觉性的方案在辯證法上会是更有效的。

那麼,無中生有的學說荒誕嗎?不,因為它与(A)並不矛盾。宇宙有创造的起因。相比之下,一個無神論者像我的朋友昆廷 史密斯声明,宇宙壓根就是在沒有任何起因的條件下蹦出來的,这是与(A)有冲突的。

我們可以想起亞里斯多德对作用起因和质料起因的分辨而在這一問題上得到某種程度的清晰度;作用起因是对某物本身造成的影響;而质料起因則是某種被造物的原材料.米開朗基羅是大衛雕像的作用起因;而大理石塊則是其质料起因.

如果某些東西從虛無中跳出存在,它就没有任何的起因條件.無論是作用起因還是质料起因。 如果神無中生有創造出某些東西,那麼它只是缺乏了质料起因。應承這是很難想像的,但如果缺乏质料起因而存在是荒唐的話,那麼,既沒有质料起因又没有作用起因而存在不更是雙重的荒唐么、也就是雙倍的難以想像。所以对非有神論者是封闭的,针对宇宙创始的问题来说,無中生有的創始是不可能的, 而無中生有的自然起源却是可能的。

如果我能代您而言,您的爭論在我看来似乎就是下列幾點:我用来支持前提(1)的正當理由其實就是前提(A),这些理由其实支持一个更有力的前提,即:

1'. 無論何物開始存在,都必須具有作用起因和质料起因。

但這樣一來,卡勒姆之論證就成为是:

1'. 無論何物開始存在,都必須有作用起因和质料起因。

2. 宇宙已開始存在了。

3. 因此,宇宙已有作用起因和质料起因。

只有第(3)條不僅與無中生有的創造不相容,更糟糕的是,如同您所指出的它不連慣。因為整個宇宙是以整個物質世界來界定的。整個物質世界不能有一個更早的质料起因,因為如果它有的話,那麼它以前確實就沒開始存在。所以,接受第(1)點的人不能夠接受第(2)點。現在很明顯,您明确的接受了(A),既然,如您所说,東西不能從虛無中蹦出来而存在,因此您也接受(1),所以您真正拒絕接受的是第(2)。物質和能量或者宇宙必須是永恆的。

我想要挑戰的是您對(1)更強表述的正當理由。為什麼會認為沒有质料起因的作用起因是不可能的呢?我們已看到(A)其实不能驗證(1);(A)所證明的是,開始的東西肯定要有某種原因, 但沒有理由認為它必定是质料起因。在您文章的最後一段,您要求在我們的常規經驗中来看作用起因接连于质料起因而成为第(1)前提的正當理由。但為什麼要認為這普通的串接总是必须如此呢?

也許在此考慮在哪些案例中我们可有作用起因而沒有质料起因会有所幫助。我已經對抽象問題作了深入的研究,如數位、組合、命題等等。很多哲學家都相信這些非物質的物件的存在不但有必要性而且有永久性。 但也有很多抽象的物體好像存在于可能性中而非永恆性中,例如,赤道、太陽系天體中心、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列奧.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等等。這些東西沒有一樣是物質物件。 再如,托爾斯泰的小說沒有一個印刷樣本是相同的,因為這些可以被毀掉並由新書取代。 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也不能和其他任何油墨印刷或交響乐团演奏系列相提并论。這些東西都已開始存在:例如 ,赤道在地球存在之前並不存在。 但當它們開始存在時,它們有起因吗或只是從虛無中呈现出来?(請留意:提出這問題是有意義的雖然這些實體是非物質且沒有质料起因)很多哲學家會說它們的確有起因,例如,托爾斯泰創作了“安娜.卡列妮娜”所以在這类的案例中我們確实有多個有作用起因而沒有质料起因的的例子。 您可能不認同這些抽象的物件真的存在,但我認為我們必須說我们哲學同事们所辯護的觀點是一致的。

文學及音樂創作的例子是富有啟發性的,神能有类似于托爾斯泰創作“安娜.卡列妮娜 ”那樣把宇宙想出并进入存在嗎?這可是個富有挑釁性的問題。

您說以神为宇宙的起因并不是更好的解釋。 我要問的是“比什麼更好呢?与其接受宇宙无故的來自於虛無,你我都同意这是不可能的。 無神論者唯一求助的辦法就是拒絕卡勒姆爭論的第(2)前提,但如果我們對宇宙的起源有足夠的證據,我认为我们的确有。那么有神的选择就越来越得逞。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