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86 关于被诅咒者命运的知识

April 10, 2013
Q

感谢您那赐福的工作。您的文章和讲座帮助我走过了我生命中一些不信、质疑的黑暗时期。我在读您关于塔尔伯特(Talbot)普世主义(Universalism)的文章,我有一些问题关于得救者对于所爱的失丧者的知识。您提到神可能会屏蔽我们对失丧者的知识,您的文章中写道:

但是我看不到有什么理由来认为神屏蔽得救者这种痛苦的知识是不道德的欺骗。我们都能想到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对别人隐瞒一些使他们痛苦并且无济于事的知识,这远远算不上是不道德的事。我们这样做是在免了他们的痛苦,因此是一种怜悯。

您多次提到、并写到您对神以完全的爱来爱我们的信心,以致祂不可能来干涉我们的自由意志,或者改变我们的本性。但是如果神拿走我们这类知识,难道祂不是在干涉我们吗?他不是在向我们屏蔽知识,乃是拿走我们的知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有一个孩子,并希望在永生里相聚,除非神刻意的删改我的思想。

我同时也觉得无法理解您之后的声明,神同在的爱和喜乐会使我不在乎我所爱的人在地狱的火湖里。这是我对您以下所写的一个可能过于简单的总结, 也许对你并不公平:

很有可能与基督(也就是基督本身)直接面对面的经历会使得救的人完全忘记地狱里失丧的灵魂。他的同在是如此真实,并启发无比的爱和喜乐到一个地步连对没得救者的记忆都会被抛出得救者的心思意念之外。在这种情况下,得救者仍然存留这些记忆,但并不会意识到它们,因此也不会为此痛苦。

我无法想像我自己是如此快乐,而会完全不怀念我那烧在永不灭火中的孩子。

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就这个话题再解释一下,或者指示我读些别的文章。

谢谢您的辛劳,愿神继续祝福您的事工。

埃里克

Afghanistan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对于不熟悉这席讨论的读者,让我来介绍一下背景。托马斯·塔尔伯特(Thomas Talbott)为普世主义(所有人类都会得救的教义)辩论,他的根据是如果得救者在天上知道还有其他人在地狱里,他们就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快乐。因为天堂应当是极乐之处,这就引申出所有人(最终)都必得救。[可参见在《学术论文:基督教特殊主义》Scholarly Articles: Christian Particularism下的《关于塔尔伯特的普世主义》(articles on Talbott's universalism)一文)]

我声称这个论点并不好,因为首先,这是一个没有证实的假设,说得救者在天堂上知道有些人没得救。其次,这论点并没有指出知道P和意识到P是有区别的,而在这里P是任何事实。

我的第一个选择建议:神将对失丧者的记忆从得救者心思中移除是可能的。对我来说,这样做是带着怜悯而且神并没做错什么。埃里克,您反对这个观点,说如果神这样做的话就是侵犯了得救者的自由意志,我却不认为这样的引申成立。神对人自由意志的尊重是针对道德的决定,神不会迫使您选择某个而非其他的道德的立场,他让您做主。但是,显然神在许多道德中立的事情上限制我们的自由。例如,他将我安置在一个地方使得我无法说越南语,或是挥着手臂就能到处飞来飞去。我的自由被无数这类的限制围绕着。这些并不侵犯我是一个道德个体的完整性。符合道德范围的决定权仍然掌握在我手中。同样,如果神将失丧者从得救者的心思中移除,包括那些您所爱的失丧者的记忆,就像祂拿走这些人对微积分的知识一样,祂并没有侵犯有关人们的自由意志或他们的道德完整性。至少,我还没有面临过任何论点声明拿走这些知识确实侵犯了人在道德个体完整性上的自由意志,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我发现第二个可能性更具说服力:得救者即使保留着有关失丧者命运的知识,但是他们并不会意识到这些。您想想看,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东西。这可能性提示我们说:与基督同在的经历对得救者来说是如此的震撼,以致他们不会想到在地狱里的失丧者。您回答说您无法想像自己会快活到一个地步连失丧的孩子都不会去想。那么,为了来伸展您的想像力,试想一个痛苦的经历——例如,您的腿需要在战场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截肢——这种极度严重的疼痛会驱除您所有的意识。在这种情况下,您必然不会去想您的孩子。现在,将痛苦的感觉换成欢欣喜乐,是无限深刻的迷醉。这就是得救者在天堂里会有的极乐样本!这一点都不是不可能的,在我看来,这类的经验会排除您为您孩子的命运而沉浸在痛苦的思想中。

我并不是在宣称我知道这两种可能性之中有一个是真实的,我只是想声明这些可能性可用来推翻塔尔伯特普世主义的观点吧了。

威廉.里.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