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Site
back
05 / 06

#29 信仰与怀疑

July 02, 2019
Q

克雷格博士,

我想要先感谢您所有的工作。您的文章、书籍和演讲一直使我的内心和思想受益匪浅。我今年21岁,正在加拿大艾伯达省卡尔加里的电影学院读二年级,也是最后一年。在我即将进电影学院读书的第一年的夏天,徘徊在我脑海里的怀疑让我深受打击。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经过了一段紧张、乏味的寻找答案的时光。那可能是我人生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我感觉我的世界正在塌陷并要将我吞没。我在各大书店里搜索一切关于上帝存在和基督教史实的信息。我看过了诺曼·贾斯勒、J.P. 莫兰德、彼得·克里夫等人的大量著作。我在搜索所购书籍的尾注时发现了您的著作。我听过很多您的演讲和辩论并且读过若干您的文章。我期待着最新版的《理性信仰》的出版。从那时起我对哲学和护教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目前我正在考虑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去学习哲学。

我写信给您的主要原因是我有问题要请教您,但是等下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在过去一年的怀疑与探索中,我时而经历高潮时而经历低谷。老实说我在信仰上目前没有感到我所渴望的安全感。在低谷时我对这些思考、争论、辩论感到沮丧。而有时我感到我即将找到答案时,我又浏览一些愚蠢的互联网论坛上反对基督教或上帝存在的论点, 并被再次击倒因为我无法给出答案。(这时也是我真的想听一听您的演讲)。这已经变成了一个高潮、低谷的循环。我的一个朋友也一直像我一样经历类似的状况。这样挣扎了几个月后我们发现了彼此的沮丧。他也在这之后变成了我这段人生旅程上最亲近的伙伴。我们一起谈论我们的怀疑、想法、问题和质问,以及我们如何爱听您的演讲。(我在半年前将您的著作和网站介绍给他,后来他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告诉我说,当他被所有的问题压迫时,他在睡前会去听您的播客和网站上的演讲,然后对自己告诉自己“是的,克雷格博士... 这是有道理的... 或许上帝真的存在... 这都说得通...”)。所以我俩都在同样的人生旅程上。

有天晚上我们聊天时,我们都想,这些怀疑和不安是否会最终消失或者减少到能够忍受的程度。我想请教您的问题是,如果这些怀疑、不信有一天会消失,那会是何时呢?是否会有一天我将全心全意地相信上帝呢?(我知道您实际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我猜我想问地是,是否有一个时间点,当它到来时,我就会砰的一下信了上帝!)现在感觉好像是在美好的一天我相信上帝,在另一天里我又怀疑祂的存在。但即便在那些美好的日子里好像我也只是从上帝存在的希望中索取安慰,并不是我事实上相信祂。我想要相信上帝超过一切。我明白如果上帝不存在的话将会发生什么,我也无法忍受这种想法。但问题是我无法逼自己去相信。有时我不得不告诉自己与家人和朋友一起是有意义的,并不是无意义的,这样我才能从中获得愉悦。这像是我在信与不信的跷跷板上,随着时光流逝忽上忽下。这让人抓狂。我跟我这个朋友说,这其中导致我抓狂的事情之一是我对自己未来的眺望。我看到未来的我信靠上帝,靠坚定信仰养育我的家庭、引导我自己和家人。我看到这将出现在我人生路上,但我不知何时我能到达那里。我已决心永不放弃。我不向没有信仰屈服。如果这需要一生来斗争,我将怀着信仰胜利的希望斗争到死的那刻。但问题是,我不想在那一刻之前假装我相信上帝。

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否有道理。我不期望您对我每一个问题都给出答案。我猜可能您能做的是谈谈您从不信到信的这段旅程。那是一晚上就发生的转变还是从您说要相信上帝开始到真正坚信不疑花了不少时间?我不知道该期望从您这里得到什么回答。我希望我所说的在您这里有道理。谢谢您能给我的任何建议、智慧、阅读推荐等。

史蒂芬

美国

Afghanistan

克雷格博士的回复


A

信仰与怀疑

史蒂芬,谢谢你感人的来信。我钦佩你在讨论你对信仰和怀疑的挣扎时的勇气和诚实。我认为没有简单、迅速的秘诀能够像变魔术一样让你的怀疑瞬间消失。你可能不得不缓慢而痛苦地解决你的怀疑。但是尽可放心,许多伟大的上帝的信徒在你之前已经经历了这一切而没有丢失他们的信仰。

就我自己而言,我不是在福音派基督徒家庭里长大,而是在高中三年级才成为基督徒的,并且不是因为经过了对(上帝存在的)证据的深思熟虑,而是因为那些向我传福音的基督徒学生看似与我生活在不同的现实世界中。他们对基督的信仰为他们的生命赋予意义和喜乐的平安,这是我渴慕的。不像你,我记得我当时想象未来的自己时对我的基督徒朋友说:“我根本想象不到克雷格能成为基督徒!”但是在经过了令人苦恼的寻找上帝的6个月之后,在1965年11月11日,晚上8点左右,我竟然奇迹般地从圣灵重生了。这将我的人生带上了一条全新的轨道上。

信仰与怀疑 神学理性主义者的矛盾

作为一个充满激情和信心的年轻基督徒,我在1967年去了威顿学院读书。在60年代,威顿学院已经成为了怀疑主义和犬儒主义的温床,我看到一些我曾羡慕的拥有高智力的学生以理智的名义声明放弃基督教信仰。这种流行的风气是一种神学理性主义(或者,用今天误导性地叫法,证据主义),这种观点是,信仰,为了是合理的,必须要以论点和证据为基础。在神学课程中,我学到没有任何支持上帝存在的经典论点是可靠的,并且我的圣经老师从不讨论福音可靠的证据。在学生中间,怀疑被吹捧为成熟基督徒生活的美德,一个人应该毫不畏惧地跟随理性的需求,无论它会把你带到何处。我清楚地记得,我的一个神学教授说,如果他被说服基督教是不合理的,那么他将声明放弃基督教信仰。

这让我感到害怕和困惑。对我来说,基督是如此真实并已经在我的生命中投入巨大,我不能做出我教授的忏悔。如果碰巧通过我的研究让我的理性转而反对我的信仰,那么我的理性要倒霉了!它只能意味着我在我的理性中犯了错误。因此,我向我的哲学老师倾诉道:“我猜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知识份子。如果我的理性转而反对基督,我会仍然相信基督。我的信仰太真实了。”

所以我经历了短暂的基尔克歌德信仰主义 – 虽然我的思想无法在因为基督教是荒唐的而相信基督这一点上停留。如经常在认真的学生的生命中发生的那样,对某些书籍的阅读在我的思考中起了关键作用并把我的生命导向了一条不同的道路。首先是E. J.卡内尔的《基督护教学简介》,它说服了我理性可以用来说明基督教信仰的系统的连贯性,而不是成为信仰的基础。第二部是哈戈特的《有神论的复活》,它对存在有说服力、令人信服的支持上帝存在的论点的论证震惊了我。哈戈特的书是一个不完整的项目的一部分,但是,它给读者留下了某种自然神论而非基督教一神论。但是然后,第三,我变得了解基督的证据,尤其是关于耶稣复活的,例如由麦道卫在《铁证审判》中编撰的证据。对我来说,呈现一个可靠的、有说服力的、肯定的支持基督教一神论真理的案例显然是可能的。

信仰与怀疑 确信和证明基督信仰是真实的之间的区别

我一直无法接受论据和证据构成信仰的必要基础这一观点,因为该观点的后果在我于威顿学院求学时对我已经一目了然。我把这一问题搁置,在我读神学和哲学博士期间专注于其他问题,直到1977年我受“基督校园”邀请向慕尼黑的大学生做一系列的关于护教学的讲座时,这个问题再次回来了。我的开篇讲座是关于信仰和理性的,在思考这一问题时,我想到了一个被证明对我启发信仰与理性之间关系 – 即确信基督信仰是真实的与证明基督信仰是真实的之间的区别,非常有帮助的计划。令我满意的是,我通过简单肤浅的方式所掌握的已经被宗教知识学家近期的成果所验证,尤其是普兰丁格。

我认为论据和证据在证明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在我们个体确信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方面扮演了临时且次要的角色。确信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是圣灵在我们内心的工作;在我们证明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时,打开未信者的内心来同意和回应我们所展示的理由是圣灵的角色要做的。如果你有兴趣了解我如何发展出的这一观点,读一下我在史蒂夫·考恩《5个护教学观点》(桑德凡出版社,2000)中的稿件。最好是,阅读普兰丁格启发性的著作《被保证的基督信仰》(牛津大学出版社,2003)。

我发现这既是智力上又是经验上令人满足的事。当回首我在威顿学院的岁月时,我明白了我们的社区是如何被神学理性主义感染的,以及我所谓的“真正的知识份子”是多么执拗的概念。是基督在我内心的圣灵的见证给了我信仰真实的根本保证;以及我拒绝在潜在的证伪点面前放弃信仰并非是牺牲理性,而是完全合乎对理性的拯救。

如果这条道路是正确的,那么这将对信仰与怀疑间的挣扎具有非常重要的实际意义。神学理性主义最致命的问题之一,是它毒害一个人的属灵生命。它直接导致你说的那种苦恼,一个人的信仰悬在《哲学评论》提到的每一个新问题上,或考古学家的铲子之下。上帝为我们的信仰提供了相比于流沙一样的证据和论据更稳固的根基。祂给了我们内在圣灵的见证,将此作为我们有关福音伟大真理的正确的基础。

信仰与怀疑 上帝活在你生命中的必要性

这是说我们要非常留意我们的灵命塑造。首先最重要的是,你需要确保你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如果你还没有在圣灵里重生,那么在你里面缺少祂的见证,所以你会在碰到有限的时间和知识时,发现自己仅仅被置于此类的论据和证据上!

两年前,我在塔尔博特神学院教授一个两周的课程,一名来自湾区的学员在去圣地亚哥探亲时顺路来拜访我,跟我诉说困扰他的怀疑。当我们聊天时,我感到他还没有与上帝建立个人的关系。因此我问他:“你说你对上帝的信仰仅是一种建立在你对证据的判断的智力上的信仰吗?还是上帝真的活在你的生命中?”当他说是前者时,我问:“你有真正将生命交托给基督并接受祂为你的救主和主宰吗?”当他回答没有时,我问他:“那么,你此刻愿意这样做吗?”他说愿意,然后我们一起低头祷告,他跟我一起祈求基督进入他的生命。祷告后,他非常感激,他只是需要迈出这一步。

如果你还没有重生,那我劝你去神面前悔罪,告诉祂你相信祂将祂的独子派来为你的罪而死,来修复你被创造时本具有的与祂的关系,并请圣灵降临,让你有属灵的生命。

信仰与怀疑 培养基督徒美德的必要性

但是可能你已经是重生的基督徒。那么你需要培养圣灵在你生命中的工作。你的罪能够使圣灵悲伤,并且你不让祂完全掌管你的生命的话,圣灵的引领和大能将受到压制。一旦你意识到自己犯罪了,就要马上悔改,让圣灵加给你能力并引领你。将你的怀疑带到上帝面前,祈祷祂给你坚持真理的恩典。在生活中培养基督徒美德,那你就能够履行彼得后书1章5-7节的承诺:“你们若行这样,就永不失脚。”确保你在当地教会参加真正有意义的团体敬拜。独行侠基督徒通常做不到这一点,即使小组也无法替代教会,教会是基督在当地的身体,充满了神的祝福。确保你在当地教会中行使你的属灵恩典,这样你就能服侍他人。我猜想你已经受洗归主并按时领受圣餐。主动向未信主的人分享你的信仰,即使你有怀疑 (他们可能会尊重你的透明和脆弱)。没什么能像上帝使用你为另一个人带来救恩知识这种事一样为你的属灵生命充满兴奋。提防撒旦的诡计。永远不要忘记你处于一场属灵战争的事实,并且你灵魂的仇敌极度恨你,它的目标是摧毁你并且在毁灭你之前它不会停下来。这也让我不禁发问:当知道它们对你的信仰是如此有害时,你为何还要浏览那些不信者的网站呢?这些网站简直是污秽的,总的来说该回避。当然,有人要浏览这些内容,为的是驳斥它们;但这人为何一定要是你呢?让那些能担此重任的人来做这件事。记住:怀疑不仅是学术辩论或客观的智力讨论;它更使你的灵魂卷入属灵战争中,并且如果撒旦能够用怀疑来麻痹或摧毁你的话,它一定会这样做的。

我深信,我认为那些失去信仰并弃教的人的反面见证证实,道德和属灵上的偏离是导致半途而废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智力上的怀疑。但是智力上的怀疑成为了一个属灵失败的方便且自夸的借口,因为如此我们便可将自己描绘成知识份子,而非道德和属灵上的失败者。我认为得胜基督徒生活的关键并不是拥有你所有问题的答案 – 这可能在有限的人生里无法实现 – 而是在没有答案的情况下学会得胜地生活。重点是防止悬而未决的问题成为具有毁灭性的怀疑。我相信,通过牢记我们基督教真理知识的正确理由和培养圣灵在我们生命中的事工,我们可以做到这点。

信仰与怀疑 处理悬而未决的问题

重点:处理基督徒生命中的怀疑的秘诀不是解决他所有的怀疑。一个人总会有解答不了的问题。秘诀是学会在有解答不了的问题的情况下过得胜的生活。通过理解我们信仰的真正基础和摆正论据和证据的位置,我们能够阻止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转变为毁灭性的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须对所有问题都做出解答,而是在更深层意义里那不重要。因为我们需要相信我们的信仰在圣灵的见证的基础上是真实地,我们能够在无法回答某些问题的情况下自信地活着。这就是为什么牢记信仰与理性的关系如此重要。

最后,我要鼓励你继续研究你的怀疑。我说过,在我们的生命中处理怀疑的秘诀是学会在有解答不了的问题的情况下过得胜的生活。每个理智的基督徒都有一个“问题袋子”,里面装满了他不得不每天面对的悬而未决的难题。但不时地,当你有机会时,应该将这个“问题袋子”从架子上拿下来,选择其中的一个问题,努力寻找它的答案。确实,我可以说努力寻求一个问题的答案,直到最终找到一个让你从理性上满意的答案,是基督徒生命中最令人兴奋的经历之一。解决了一个困扰你许久的怀疑会带来美妙的理性上的平安的感觉,并鼓舞你对有办法解决“问题袋子”里剩余难题的自信。

当你就某一具体事情有怀疑或问题时,安排出时间通过阅读相关书籍或文章来研究这一具体事情。基督教大学或神学院的图书馆会尤其有帮助,如果在你的居住地有相关资源的话。甚至公共图书馆也能够通过图书馆间的借阅系统来订阅你所需要的资料。找到基督教学者在你探索的领域的著作,写信给他们—或者,如果可能的话,去拜访他们并当面讨论你的问题。寻找那些主内研究过相关课题的人,跟他们聊聊。这样,主内的肢体会帮助彼此成长。但是不要让你的怀疑安坐在那里:研究它们,直到将其解决掉。

我不知道你的怀疑是否会在某一时刻突然消失。这可能是非常因人而异的。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真正重要的是学会忍受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别让它们成为毁灭性的怀疑。我相信,靠着上帝的恩典,这是能做到的。

 

威廉·雷恩·克雷格

- William Lane Craig